臺北世大運聖火裝置、臺中花博機械花!專訪「豪華朗機工」 保持玩心、凝聚跨界能量的共創主義

穿越廠房,踏入位於北投的豪華朗機工辦公室,門口擺置各式器械道具,辦公室牆上拼貼著臺灣原味窗花,由張耿豪、張耿華這對雙胞胎兄弟、和林昆穎、陳志建4人組成的「豪華朗機工」,自2010年成立後胼手胝足打拚至今,從小型展覽與演出協助開始,一路做到2017年臺北世大運「聖火裝置」、2019年臺中花博「聆聽花開的聲音」等國家級藝術裝置。團隊也從當年四位好奇愛玩的小伙子,成長為富有系統性和邏輯思考的11人成熟團隊。團員張耿豪2018年病逝後,創始團隊的3人繼續帶領夥伴闖蕩,除了眼神更堅定、話語更深沉,始終不變的是絲毫不隨年紀增長而削弱的幽默與玩心。

「豪華朗機工」由4位80世代的藝術家(左起)陳志建、張耿豪、張耿華、及林昆穎組成。
圖片提供/豪華朗機工

 

一枝獨秀 Out  「共創」凝聚跨界能量

打從創團初始就主打「混種跨界」的豪華朗機工,「跨領域」彷彿是他們作品的招牌,但3人從訪談一開始就直言:「有些東西根本不能用『領域』來區分。」昆穎認為「跨領域」其實是將不同內容有系統性的整合,用「共創」這個詞可能更為貼切。

誠如豪華朗機工的組合,3人各自有著豐富多元的背景與經歷:學美術的張耿華,從小就會跟哥哥張耿豪跑去幫藝文中心佈展,著迷於各種手作技法,是打造機械裝置和雕塑的第一把交椅。自稱不愛閱讀的他,卻是總是振筆疾書記下每個人話語中的關鍵字,說話也自帶系統性分析與思考後的重量。

2017臺北世大運聖火裝置
圖片提供/台北世大運
2017臺北世大運聖火裝置
圖片提供/台北世大運

 
古典音樂出身的林昆穎,大學相繼讀了哲學、應用美術與音樂系,研究所則跨入科技藝術,他笑說:「爺爺說只要我唸一年哲學,之後要唸什麼都隨便你。」這條件對他而言不僅划算,還能滿足好學愛玩的性格,一年的哲學浸潤更堆塑了他現在思考與言談的深度。著迷舞台聲光、負責把關作品音樂與美學的他,如今的才華成就也確實是這一串豐富過往的集大成。

專長影像創作的陳志建,是團隊中話最少的一位,但只要開口往往是深思熟慮後的謹慎發言。大學主修景觀設計,他自認肢體不協調而加入現代舞社、系上學不到數位繪圖就跑去外面進修設計軟體,累積了一身十八般武藝,考進科技藝術研究所。儘管他謙稱自己不是好學生,但細數他「玩」過的事情,每一件都積累成眼下擁有豐富視覺品味和設計能力的他。

2018「南方以南」豪華朗機工 LuxuryLogico 駐地創作作品《在屾》
南方以南 the Hidden South

 
細看個人的背景,不難發現豪華朗機工這團體本身就是「共創」的產物。最大的不同也是最大的共通點,都是在成長過程中不計較後果的累積各式知識所長,同時結交各領域的朋友;時至今日,年輕人長成創作圈的中堅份子,看著彼此長大的各路好友也成為業界中流砥柱,進而促成近年各種備受矚目的跨界合作。

耿華笑說,「其實跨領域各行各業早就在做了,不管是劇場、建築,甚至傳統產業,誰不是跟別的領域合作呢?」隨著2017年臺北世大運的成功,這波青年世代翻轉出線,也正式為「共創」的時代揭開序幕。

2010年,豪華朗機工遙望著法國巴黎鐵塔許下共創大夢。
圖片提供/豪華朗機工

 
 

在地創生 「聆聽花開的聲音」打造地標性裝置

「欸,我們來做個巴黎鐵塔。」手指著鐵塔的耿華堅定著眼神說著。其他人認真地看著鐵塔,不約而同的接話:「可以欸」「好啊」「可以哦!」

2010年到法國駐村的四人,在巴黎鐵塔下的一句隨語,意外被友人的相機捕捉下來;8年後,他們用一朵集結697朵機械花裝置組成的巨大花神,打造了專屬臺中的地標性裝置「聆聽花開的聲音」,達到博覽會的高度,也驚艷全世界。

《聆聽花開的聲音》從巴黎開始萌芽,團隊根據張耿豪過世前親手繪製的手稿,完成了豪華朗機工至今最集大成的作品。
圖片提供/豪華朗機工

 
回想最初,豪華朗機工從一開始的再三拒絕,回憶到時任臺中建設局局長一句「來來來,委員。這次我們聽策展人的!」這股魄力讓他們接下這個不可能的任務。耿華憶起當時電聯臺中友人提及花博,得到的卻是一句「那不關我的事。」彼時是2018年1月,距離花博開始只剩10個月。

丟掉經費與時間的框架,豪華朗機工從思考公共藝術在博覽會的任務開始,究竟要賦予這作品什麼樣的主張,才能既驚艷國際、又讓民眾有感。秉著「越在地越國際」的共識,團隊從臺中著名的機械產業下手,隨著一次旅行,志建和耿華想到了機械花的靈感、耿豪畫出草圖、昆穎規劃展演內容,配上臺中市政府的動員,獲得在地企業單位的點頭加入,各自發揮所長,最終在11月打造出這座驚艷國際、凝聚臺中市民驕傲的地標性創作。

《聆聽花開的聲音》獲得台中九大企業全力奧援,實現了藝術、科技、產業共創的可能。
圖片提供/帝凱互動科技

 
如同巴黎的鐵塔與英國的種子聖殿,豪華朗機工要讓民眾不只是走過、路過、瞄一眼就結束,更要為了這朵花停下腳步。以「聆聽花開的聲音,看見花開的樣子」為概念,長達半年的花博展期,機械花隨著晨昏恣意綻放、隨著節奏開合變換,帶來無數個花開的瞬間,而每一個醞釀開花的期間,都凝聚了民眾駐足期待的眼神,匯聚成看見花開時的各種手舞足蹈與歡笑,這些停留和等待,都成為花博期間最美的風景。

《聆聽花開的聲音》為地表最大的機械花。
圖片提供/上銀科技

 

「我們不會去追趕別人的才華。」

「藝術圈很愛丟問題、設計圈愛解決問題,但我們是兩個都做。」志建說,從個人單打獨鬥到組織與組織之間的合作,豪華朗機工一路走來經歷過大小作品,卻從不只是用造型設計去思考藝術品,而是透過定義的思考與細節的堆疊,達成作品主張的深度與美學的厚度。

引用水野學《品味,從知識開始》中「普通知識」累積的重要性,昆穎以熱愛四處學習的耿豪和耿華為例,曾去彰化拜訪鋼管腳踏車廠的他們,了解到鋼管腳踏車,僅運用特定強度的鋼管設計及組成,就能撐起一個人的重量,還能負載重物,這個「知識」後來即被應用在讓豪華朗機工聲名大噪的作品——2017年臺北世大運的聖火裝置。「我們不會去追趕別人的才華。」昆穎說,每個人的人生歷程不同,當你累積了足夠的「普通知識」,就會成為有才華的人。這些擁有大量普通知識的人湊在一起,就能共創一個世代。

2017 世大運開幕式,由陳金鋒大棒一揮點燃聖火,豪華朗機工設計的聖火台也瞬間成為眾人目光焦點。
圖片提供/豪華朗機工

 
2019年台北當代藝術館由設計師方序中號召策劃的「查無此人—小花計畫展」,更是歷時5年的累積,才促成這檔聚集各界才華份子的跨界創作。豪華朗機工與魏如萱、鳳小岳和陳建騏合作,在全黑的空間裡打造聲光機裝置,置入魏如萱與鳳小岳的音樂創作,讓聲音在空間裡翻滾激盪,與物件的影子相互撞擊迸發成無形的情緒潮湧。「我起雞皮疙瘩了!」耿華轉述魏如萱看到作品時的反應,如同在機械大花下等待花開的眾人,這就是藝術凝聚後發散,得以撼動人心的力量。

2019「查無此人-小花計畫展」 魏如萱+鳳小岳+陳建騏X豪華朗機工《很難很難》。
圖片提供/曾佳彬

 
像是4條歡樂的小溪,一路或快或慢,流淌過蜿蜒的地勢,承接每一顆石礫的撞擊並持續玩耍,小溪最終匯聚成一條長河。儘管旅途中偶有大風大浪、小溪也少了一條,但豪華朗機工不會停止旅行,讓這條長河繼續在這變幻莫測的時代,好玩又穩定地流動下去。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台北文創》,原文請點此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6
May / 2019

一口甜點學

甜點是當代顯學,除了要好吃,也一定要好看,內外皆美、黃金比例、精緻裝盛,都是藏在甜點裡無處不在的設計……美好的甜滋味,都是從一小口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