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是一種什麼人?」創意人馮宇、陳陸寬、王慶富的不設限坦誠對談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們被社會貼上了「大人」的標籤,但什麼是真正的大人?大人該有什麼樣的特質?是什麼樣的生物?成為大人的滋味竟然是想像中的如此不同,充滿各種複雜況味。本次《Shopping Design》請到中生代創意人—— IF OFFICE負責人馮宇、品墨設計主理人王慶富,以及貓下去敦北俱樂部老闆陳陸寬,手拿威士忌,不設限任性開講「人生到底是如何走到現在的呢?」真心探討彼此的成年生活,有些激昂有些幹話有些無奈,但聽完保證覺得自己不孤單,覺得真心有感。

攝影/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大人是一種相對的概念,不知不覺就走到這裡

那是相對的概念,沒有那個「小」,怎麼顯你的「大」?

陳陸寬(以下簡稱為寬): 我認真發現自己是大人的時候,是我媽有天跟我說她停經了。X!才發現我竟然這麼老了,媽媽不是什麼老花眼,而是停經了!那一刻依舊印象深刻,那時大約30歲左右,有點淡淡的哀傷,為此還寫了一篇文章。

馮宇(以下簡稱為馮): 以前大家都叫我馮宇,現在叫馮大的時候,感覺到有比較老、年齡層有差別了。人家覺得不能直呼我名諱,叫馮大比較有禮貌,但我自己不覺得自己長大了。

王慶富(以下簡稱為富): 有的時候突然安靜,想到我是個爸爸、是個丈夫,就覺得我好像應該要像大人一樣。以往對於這樣的角色,我都會覺得需要嚴肅、嚴謹、穩重,而我自己好像還沒有到那個程度,就常常提醒自己,做任何事情不能那麼衝動。大人有時候要想比較多,例如想衝動租下一個十五萬的店面,就得想小孩的學費也蠻貴的,那會關係著你和創業之間的關係,以及你在做任何決定之前可能會有更多⋯⋯年紀越大,越害怕決定一些事情。

馮: 以現在的環境來講,很難用年齡區分是不是成年人,一個人即便四十,還可能很幼稚。品牌行銷也是, 年齡層並不是區分消費層的方式,而是你的生活方式、風格和價值觀。 所以我們可以把「大人」翻譯成比較成熟的人。就像小富講的,我自己覺得大人是一種相對的狀態。而大人取決於你有沒有童心,你可能對事情有很多不同的看法、成熟穩重,不同於年輕人的思維之外,但還要抱一點童心,我覺得才是大人。 那是相對的概念,沒有那個「小」,怎麼顯你的「大」?

 

Q.你們覺得馮老闆是怎樣的大人?
王慶富:充滿了愛。
陳陸寬:圓滑。

馮宇_1976年生,設計企畫公司「IF OFFICE」負責人。工作內容包含商業廣告、書籍裝幀、唱片設計、包裝設計、商品開發、品牌形象規劃、編輯企畫、展覽創作⋯⋯等。心智年齡約6~40歲。
攝影/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Q.你們覺得寬哥是怎樣的大人?
王慶富:是「怎麼辦」的大人。
馮宇:有很多人生劇場。

陳陸寬_貓下去計畫負責人,1980年生,高雄人,年輕時念餐飲、玩樂團,後曾擔任雜誌編輯,現為專職料理人。提到餐廳經,可說是經典老派學問滔滔不絕於耳。自認心智年齡29歲。
攝影/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年紀越大,愛會更細膩

寬: 這幾年有明顯感受生命的來來去去,你會感覺自己好像變成一個「定義正確」的大人。 比方,你們兩位有小朋友而我沒有,我開始去想有天自己也可能會不見,沒有小孩好像就少了中間傳遞的過程。覺得整個人好像長大、有了比較「男人」的思考,而不是以前那種很搖滾、不想結婚的樣子。我覺得開始反覆思考種種議題的過程,就有長大的意味在那邊了。

剛剛馮宇有講到,成年不是年紀到了就是大人,有的時候是心態上還沒有到,所以人家常常問我為什麼沒有生小孩,我會說我覺得自己還是很小孩。但顧慮的事和思考模式,在在都跟前面十年很不一樣,在這個階段,你會發現你真的長大了,尤其是面對生命的態度。

富: 我看待身份這件事是「這時該是這個身份,我就是這個身份」。該有童心的時候,我可以極富童心的去想事情,有這個前提當然是因為我有小孩。這種身份好像是可以伸縮的,一下這樣、一下那樣。 但當你年紀越大,我想愛會更細膩,不管對小孩、客戶,或是周邊的人都會越來越包容。
 

Q.你們覺得小富哥是怎樣的大人?
馮宇:有童心。
陳陸寬:嚴肅。

王慶富_品墨良行、品墨設計創辦人,1975年生,設計師,近年多有參與文藝相關的設計項目,近期除了設計案,還開設曬日子紅豆餅店。自認心智年齡36歲。
攝影/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對世界包容性變高、對逆來順受越來越有心得?

馮: 幼稚人的也會愛人,並不是因為愛才變成大人,現在有很多形象很好的大人,親子關係也是一蹋糊塗。 但有了小朋友以後,生命裡會有不同的體驗,所以會有學習和摸索,你的世界裡不是你一個人了,甚至你會覺得這個孩子比你自己更重要,什麼都願意給他、為他犧牲。愛其實就是一種犧牲,我覺得愛就是體貼和體諒。

寬: 現在貓下去有三十幾個員工,每天不得不處理這麼多人的事情,都快要吐了。但我覺得你們有講到一個共通點, 就是對於世界的包容性開始越來越高,對逆來順受這件事情越來越有心得、越來越有經驗。一個成熟的人,應該是有辦法把事情處理得圓融一點。

 

創意人的告白:真正的成長來自幻滅的剎那

馮: 我很小就想做廣告、做創意,那些大師看起來就像是相貌堂堂,他們是我在工作或事業上的目標。那時並不想變成一個「大人」,沒有這樣的名詞,但有「偶像」,希望自己變成那樣。但小時候喜歡的人,現在沒那麼喜歡了。也許他沒有那麼厲害、最厲害的時期已經過了,或是他的那一套你覺得還好,也可能你喜歡更多不一樣的東西,但更多是幻滅。 你以前認為某人很厲害,後來發現這個人私底下不是那樣的人、也是個凡人,沒有什麼好崇拜的。所以這時候要懂得體諒,只看好的一面,不好的那一面引以為戒。

寬: 我年輕時進了心中最想去的雜誌社當編輯,可是現實會一直會提醒你問自己「這是不是你想要變成的樣子」,於是人生選擇開始出現。當時發現自己想變成的是一個「會寫字的餐飲人」,而不是「會餐飲的媒體人」,所以決定離開。那時覺得我好像進入下個階段、人生轉了很大的彎,這大概就是所謂的成長歷練。

富: 以前我沒想過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大人,國小的時候我姊姊嫁出去了,剩我一個,我爸媽也不太有時間管我。所以我從那時候都一個人決定自己要念什麼、穿什麼。那很像一個成為大人的過程,我有點提早經歷了。有人說當兵是男生的成年禮,我不覺得,可能因為我是負責在醫院裡照X光,沒太多感覺。

攝影/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社會化和變大人絕對正相關

寬: 當兵對我來說,是逆來順受的人生成就新境界。我當的是伙房兵,各種不合理的事情都會在裡面發生,但我從小就很禁得起被折磨。那時候每天要切五公斤的蒜頭,我覺得手都發麻,但還是可以撐過去。當完兵之後,就會告訴自己要社會化。 社會化這件事情蠻大的,和變成大人絕對正相關。 退伍五天後,我就背著包包來台北了。我巴不得趕快離開一個舒適圈,或是說一個鬱鬱寡歡的家鄉,強迫自己趕快社會化,進入一個環境謀生。

馮: 沒有人會喜歡當兵啦。營區裡三教九流都來,即便是現在我都沒有這樣的機會見到這些不同的人,活了二十二年才看到社會的縮影、看到人生百態,讓你知道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你要熬過,即便你不喜歡,還是要過。但我覺得如果我再回去當傳令兵的話可以當得很好,以伺候客戶的心態去服務,應該會過得很不錯。

 

大人再任性,也得面對許多的「不得不」

寬: 大人得面對的就是關係,尤其是婚姻關係,那永遠是理性與感性的互相拉扯與交戰。人的關係久了以後,你會思考要結束,或是沒有辦法結束的話你該怎麼辦。

馮: 人情義理是不簡單的,接觸的人越來越多,要怎麼在工作、生活還有朋友各方面都保持面面俱到、讓它不要受到傷害,得從不同角度看事情。 有些人說太圓滑不好,但我覺得只要出發點不是從中想要獲取什麼利益或傷害別人,我覺得也沒有不好。

富: 以前覺得成為一個大人,就是幫孩子或周圍的人解決問題。但六、七年前太太生病了,這件事讓我一直覺得很可怕。關於醫療、生病,關於那不可預知的巨大細胞腫瘤,不知道哪天才會結束,也無法知道結果,每次去看醫生都很希望聽到狀況有進展,但事實上,沒能有具體的答案。但這件事讓我練就一個能力,當我面對困難,或是沒辦法解決的事情的時候,就會想到這件事,我覺得沒有什麼比這個可怕的了。

攝影/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馮: 我的不得不相對比較少,都大人了,發現問題就面對、解決它吧! 人生有很多事情都是自己選的 ,例如我會想要擁有自己的事業啊,既然這是你選的路,雖然是不得不,但不逃避,去解決就好。

富: 對我來說,大人生活的「不得不」就是做早餐。因為孩子上學必須早起,我都說那是「小跑步的人生」。小跑步的跑去廚房把東西拿出來,小跑步的去叫小孩,然後一直小跑步直到送他們到校門口。你還是很想睡,但是沒辦法,那是很血淋淋的。即便現在他們都國中了,學校也在對面,還是不得不起床,因為小孩會提醒我。

 

大人滋味是「爽爽痛」?任性大人的喘口氣方式

富: 覺得爬山是一個蠻療癒的事情,我不見得是一個人去,可是我們都還是各走各的。那個過程不是在思考,就是只專注自己的呼吸、要活下去,讓自己走過這個路程, 那樣的療癒感就是「爽爽痛」(復健也是),我覺得這很大人。

馮: 我自己好像沒有什麼療癒行程,都是直球對決。我難過就是一直想,直到不難過。喝酒、出去玩只是逃避,問題沒有解決,得要去想問題怎麼解決才行。就算當下覺得想放鬆去旅行,開車開到一半想到問題沒解決,就不想玩了,那樣覺得更不好玩。

寬: 我每天都圍繞著都市生活,如果有比較不一樣的行程,就是跑去運動,或是會選擇性偷懶。如果要在公司待十小時的話,我可能會用一小時做其他的事,例如躲起來看完一個章節的書再去上班。我每天都需要去運動,只是強度不一樣, 我自己覺得療癒是「痛痛爽」,就是運動強度太大,隔天肌肉痠痛的那種感覺,平日可能有很多事情在折騰你,但生理狀態維持平衡的話,我大概可以很平順地處理完各種不愉快。

攝影/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馮: 我覺得大人的滋味是甜的,你要去感受到它的甜啦,我們喝酒、喝茶都有個甜味裡面,你要自己找到那個感覺,即便它是苦的。

富: 我覺得是辣吔,充滿刺激。可能是來於自己的經歷,然後又愛吃辣。那樣的味道還蠻絕對的。

寬: 我覺得是澀。那整個質地是像喝葡萄酒那樣,它勢必會存在,但你要懂得享受那種單寧味。而且那是自然的才會有這種味道。

 

大人味快問快答

Q1.身為大人以後,你做過最任性的事?

富: 開紅豆餅店。
馮: 再也沒有做過任性的事情。
寬: 租有點貴的房子。

 

Q2.喝酒的時候你會選?

富: 清酒。
馮: 杯子(我都喝)。
寬: 這真是做球給我,我要回答「場地」嗎?

 

Q3.談到大人,你會想到的食物是?

富: 苦瓜。
馮: 年輕的小男生小女生(小鮮肉的意思)。
寬: 滿滿豬老二的四神湯。

 

Q4.幾歲的時候你覺得自己是個大人了?

富: 35。
馮: 40。
寬: 38。

 

Q5.你們覺得創意人是怎樣的大人?

富: 沒在管的。
馮: 創意人愛自己,但我希望可以愛別人多一點。
寬: 創意人沒有人是大人。

 

Q6.誠實、世故、善良、初心、犧牲,登大人之後,哪點很難?

富: 初心。
馮: 初心。
寬: 犧牲。

 

Q7.你們會給苦悶的大人什麼建議?

富: 來吃甜甜的紅豆餅。
馮: 享受它。
寬: 三顆安眠藥。

 

Q8.覺得自己是積極還是消極的大人?

富: 積極。
馮: 我會消極,但消極過頭會想積極。
寬: 樂觀的消極。

 

Q9.大人的口頭禪?

富: 「先緩緩。」
馮: 「期待以後有合作的機會唷。」
寬: 「先不要。」

 

本文出自《Shopping Design》2019年6月號「任性大人的生活指南」,除了請到闖蕩社會多年的中生代創意人來場關於「大人究竟是何種生物」的對談,也為酸甜苦辣的人生獻上各種生活對策,包括拯救心酸的選書、大人的甜小物、酒與巧克力推薦⋯⋯更多精彩內容請見雜誌。
Jun / 2019

任性大人的生活指南

人生不要太用力,獻給每個想做自己的你。
人生不要太用力,獻給每個想做自己的你。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9
Aug / 2019

我的夏著定番

本期《Shopping Design》在高溫不斷的長長夏季裡,陪你一起穿得更簡單、穿得更少、穿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