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嫻】所有預設立場都不成立

從舊金山(San Francisco)到墨西哥城(Mexico City),前者是擁有最具拉丁裔族群生活風格,吸引嬉皮士爭相入住的米慎區(Mission),舉凡集合傳統與加州風味的墨西哥料理、亡靈日(Day of the Dead)、頂著墨西哥大草帽的吉他手,和各類墨西哥雜貨鋪、灑上大量糖粉的烘培坊,都在這裡與各種文化相互交融,在鮮豔的視覺下亦不失自我繽紛的風采。

上網一查墨西哥的治安,似乎不脫綁票、搶劫、毒品交易、開槍⋯⋯以及各種意想不到的骯髒勾當,朋友老公的朋友確實也在那遭遇過劫難。這是我原以為的墨西哥。在臨時決定去墨西哥一遊前,確實有些膽戰心驚,買了藏護照的暗袋、痛下心不帶單眼相機上路、惡補幾句西班牙文,還買了本寂寞星球指南書,在心中模擬各種情境,選定幾處在有限時間內不去會後悔的點,一個人出發。

先上路吧,怕的話哪裡都去不成。極欲渴望投向不熟悉國域、文化的我這麼說服自己。

這趟從舊金山出發,經由休士頓前往墨西哥葡爺貝拉(Puebla)的旅程,雖然因休士頓機場失火而延誤了兩天,行程硬生生被縮短,並且臨時改飛墨西哥城,卻不減我如今對墨西哥之旅的想念,想念和舊金山一樣的天藍、跌破眼鏡安全的散步愜意感、餐餐簡單美味的塔可(Taco)、和墨西哥新朋友在車陣中搶搭計程車的夜晚、Foo Fighters和The National好揪心的演唱會,更別提讓人瞠目結舌的古文明建築。


世界旅人


如同洛杉磯,由多處城市集合而成的墨西哥城人口近兩千萬人,滿坑滿谷的老房、矮房擠滿整座山城,行走在高海拔、炙熱的這座城市,難免氣喘吁吁,錯綜複雜的地鐵和四通八達的巴士,可以帶你到任何主要城鎮。拜訪住在西南方瓜西瑪帕(Cuajimalpa)的朋友,在這座清閒的小鎮散步,隨意走進一間生氣蓬勃的小吃店,在舊金山時很常吃墨西哥捲餅(Burrito)果腹的我,以為已經很懂墨西哥小吃,但其實只是自我感覺良好。

在墨西哥,一間小吃店光塔可就可以有十幾種口味,不只分雞、豬和牛,而是以各種部位的肉命名,有些會舖上鳳梨,有些則將整片煎熟過的仙人掌大剌剌地舖在上頭,而墨西哥捲餅?還真沒看到。路上很少見到非墨西哥人的面孔,被行人注目乃家常便飯,彼此雖不知如何交談,和陌生人微微笑是舊金山教我的事。會說英文的當地年輕人主動來聊兩句,推薦了以龍舌蘭調和辣椒粉的雞尾酒,隔天約在藝術宮(Palace of Fine Art)前廣場,和他的同學們一起去吃正宗吉拿棒配熱可可。

這座有五百多年歷史的舊城區,以飄揚著碩大墨西哥國旗的中央廣場(Zócalo)為放射狀向外延伸,街頭藝人不一定頂著大草帽,而是一身樸素地彈著吉他吟唱,摩肩擦踵的人們旁是整排身掛衝鋒槍的軍人,全美洲最古老、最大的天主教堂之一的墨西哥主教教堂(Metropolitan Cathedral)在廣場最醒目的位置。如果說古老讓人迷戀,那麼乘著巴士至城外約1.5小時、保留了八百餘年前建造的金字塔的古都特諾奇提特蘭(Tenochtitlan),令人感動的程度則難以言喻。


世界旅人


阿茲提克古文明在這建造城市,建造祭祀太陽神與月亮神的太陽金字塔、月亮金字塔,沿著死亡大道翻越一層又一層的石牆,爬上金字塔頂端眺望這座「諸神之都」,感受這確實存在過卻已消失的文明。古物靜置在市區內的人類學博物館(National Museum of Anthropology),街上是趕著參加聖母日(Our Lady of Guadalupe)盛典的人們,揹著聖母像與旗幟,身穿傳統的羽毛戰袍,全城都陷入對信仰的堅持與熱情。

時常,我們稍微接觸了些異國文化,就輕易掉入以偏概全的陷阱,在墨西哥,這個在美墨邊界確實危險,如同其他國家,同樣都有可能陷入險境的國度,只要放下偏見,試圖研究自己有興趣的文化與歷史,或是美食也好,把自己短暫丟在不熟悉的空間,找回對旅行的熱情,才驚覺原來所有出發前的擔心,雖不是多餘,卻也不必過度緊張。儘管安心地在墨西哥旅行,察覺所有的驚喜之處,下次回舊金山買墨西哥捲餅時,自然、熱情地向店員說聲Hola!(西班牙文的你好)


世界旅人

新北市人,移居舊金山。著有《生活舊金山:21種男孩女孩都愛上的旅行風景》、《第一次自助遊美國超簡單》、《長灘島玩全指南》。

新北市人,移居舊金山。著有《生活舊金山:21種男孩女孩都愛上的旅行風景》、《第一次自助遊美國超簡單》、《長灘島玩全指南》。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9
Aug / 2019

我的夏著定番

本期《Shopping Design》在高溫不斷的長長夏季裡,陪你一起穿得更簡單、穿得更少、穿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