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台灣第一位水下鯨豚攝影師 金磊:享受大海裡的平靜與緊繃

2020/07/16 | | 梁大文

沉在水裡平靜地等待、觀察,這些年金磊用相機凝住鯨豚生活的一瞬,留下的卻是台灣壯闊海洋裡神秘但真實的紀錄。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2020 / ISSUE02「Drift 夏日漂浪計畫」

看金磊的鯨豚攝影作品,總會有種難以名狀的震憾,如此龐大的鯨豚清楚地擺在眼前,讓人好奇,讓人敬畏。這些年他用相機凝住的鯨豚生活的一瞬,留下的卻是台灣壯闊海洋裡神秘但真實記錄。

雖然長居花蓮,但習慣全台到處跑的金磊,趁著在台北的空檔與我們見面聊天,他有著海洋人那種親切誠懇又不拘小節的性格,講話雖快,但對台灣海洋、鯨豚算不上熟悉的採訪者(我),依然耐心地深入淺出地介紹,分享每個教他難忘興奮的片段,帶著我們走進那個我們早該熟悉的海洋世界。

圖片提供/金磊

在台灣能看到⅓的鯨豚種類

「全世界的鯨豚種類有近 90 種,單是台灣就能看到 30 幾種,達 ⅓ 的鯨豚種類。這些鯨豚隨季節遷移、前往溫暖的地方繁殖時會途經台灣,停留時間很短,面貌卻多樣豐富,但也讓水下拍攝特別困難。」這就是台灣這個位處東亞、太平洋西北側的島嶼獨特之處,所以這些年即使他跟隨著鯨豚蹤跡在世界跑來跑去,國外有更夢幻更容易拍到照片的地方,每年夏天,他始終會回到家鄉,看看那些每年經過台灣海洋的老朋友。「因為當初出外學習, 初衷就是為了拍攝台灣的鯨豚。」

圖片提供/金磊
圖片提供/金磊

每次拍攝都是等待

過去他在台灣水下拍到抹香鯨、花紋海豚、飛旋海豚、還有難得一見的虎鯨等等,成功率看似很高,他卻一再強調,每次遇見都是可遇而不可求,拍攝也是急不來的。像他一直以來最想拍的抹香鯨,一年在台灣也只會出現 10-15 次,試過在花蓮太魯閣看見抹香鯨看牠幾次噴氣舉尾下潛,等了幾個小時也沒影蹤。是直到 2014 年,他才終於拍到水下的抺香鯨,但也是目前僅有的一張記錄。

圖片提供/金磊

終有被接納的感覺

「沉在水裡的隨著海浪而飄,很多時間都在平靜地等待、觀察,只有關鍵時刻才拍攝。」而當遇上鯨豚慢慢靠近,氣氛隨之變得緊張,也要在𣊬間判斷對方的動線與拍攝角度,會像極限運動時腎上腺素飆升,平靜與緊繃之間,兩種狀態他都很享受,這也是他孜孜不倦地在海裡拍攝的理由。金磊亦形容鯨豚跟一般動物一樣,充滿好奇,每隻個性不同。「肢體觸碰都是很正常,好動的小鯨甚至會主動來找你玩,試過跟一隻小鯨互動玩耍了快一小時,終於有被鯨豚接納的感覺,但其實拍攝時貼太近也沒法取景構圖,所以要懂得進退,感受牠們的情緒。」

攝影/陳軍豪

回想當初成為台灣首位鯨豚攝影師,他總是謙虛地說是運氣好,剛好在台灣沒有人嘗試時便開始了這條路。年輕時在花蓮當替代役開始,主動到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當志工,慢慢對拍攝鯨豚產生興趣開始水上拍攝。「拍久了又不滿足於水上畫面,看著國外媒體精彩的水下照片,就想跳到水下拍攝鯨豚。」金磊回憶,當時完全是土法煉鋼出海浮潛拍攝,結果拍了幾年也無功而回。後來主動聯繫國外的水下鯨豚攝影師求教,2011 年親身飛到鯨豚拍攝勝地東加王國學習,走上一條無怨無悔的拍攝路。

十多年與鯨豚的近距離相處,現在,他在水裡拿起相機的時間越來越少,亦懂得判斷什麼是自己想要的,不再追求那些美美的特寫大頭照, 更想呈現鯨豚在大海裡的情境,樂天知命地過日子等鯨豚。「當人們看到一個真的能夠觸動內心的情境時,會因為這樣的感動,進而關心這件事情、想要有所行動。」金磊自己曾在專欄如此寫道。但願這些以生命拍攝的壯濶影像,能觸動並留存在你的心中,讓你更願意珍惜愛護台灣的美麗大海。

攝影/梁大文 © Shopping Design

金磊
台灣首位水下鯨豚攝影師、環境教育工作者,十多年前因為當兵,與東部海洋結下不解之緣,長期擔任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志工,專注於台灣鯨豚調查,更擁有長達十多年海洋生態及鯨豚攝影經驗。拍攝足跡遍及斯里蘭卡、東加、日本御藏島、挪威、阿根廷等地。作品更曾入圍2017 “Wildlife Photographer of the Year”。
FB:www.facebook.com/RayChinImages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2020/ISSUE02「Drift 夏日漂浪計畫」,走遍大小島嶼,採集海與人的故事、與海共生的風格生活,重新定義我們與海的距離⋯⋯更多內容請點此試閱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