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美好生活指南》周報,每周五發刊 >>管理我的電子報
攝影/teikoukei © Shopping Design

不畏姿態!專訪陶藝術家吳偉丞:以建築概念創作茶器物,每道刻鑿都充滿個性

2020/11/23 | | 林佳蕙

不同於傳統陶瓷器給人圓滑潤溫的印象,吳偉丞的陶瓷作品有稜有角,每一道刻鑿的痕跡都有故事、充滿個性。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2020/ISSUE03「Wild 山形人.野行者

不同於傳統陶瓷器給人圓滑潤溫的印象,吳偉丞的陶瓷作品有稜有角,每一道刻鑿的痕跡都有故事、充滿個性,他不做整套的茶具,各有姿態的每個單件,任使用隨意搭配,在不同的組合中,呈現獨有特色的氛圍。

不做整套的茶具,吳偉丞的作品是各有姿態的單件,任使用隨意搭配,在不同的組合中,呈現獨有特色的氛圍。 攝影/teikoukei © Shopping Design
吳偉丞的陶瓷作品有稜有角,每一道刻鑿的痕跡都有故事、充滿個性。 攝影/teikoukei © Shopping Design

SD:你說自己是「不老實做陶」,為何以此定義自己?
偉丞:以前對做陶的刻板印象,是老一輩的東西,而我就是完全按照我想要的東西去做。我是念平面設計的,畢業之後,學校剛好有報廢的拉胚機,老師就送我一台,以此為機緣,就開始試著做看看。除了學習釉藥的組合和配方,我沒有跟過任何老師,因為我很難直接繼承一套功夫,也沒有找到一個很想跟的老師。我大概做了 12 年左右,才覺得得心應手,一開始不知道市場在哪,市場也不知道我,就是邊做邊學,參加比賽得獎後,店家就會陸續找過來。

說自己「不老實做陶」,吳偉丞完全遵循自己想要的方式去創作。 攝影/teikoukei © Shopping Design

SD:靈感來源多半來自何處?喜歡什麼樣的陶藝風格?
偉丞:我自己很喜歡看建築設計書,會從那邊的造型元素,想到怎麼做成陶瓷器。大部分的作品還是以拉胚為主,修完胚就可以去雕塑它,這些雕塑就像自我的痕跡。我偏好表現創作者自身的個性,一如我喜歡黑田泰藏的作品,他的作品極簡、不上釉,卻保有一些製作的痕跡。我喜歡東西盡量單純,又喜歡造型,所以在作品上盡量表現造型就好了。

吳偉丞的靈感來自建築設計書,會從那邊的造型元素,想到怎麼做成陶瓷器。 攝影/teikoukei © Shopping Design
吳偉丞喜歡東西盡量單純,又喜歡造型,他認為在作品上盡量表現造型就好了。 攝影/teikoukei © Shopping Design

SD:你怎麼定義自己的作品和傳統陶瓷器之間的關係?
偉丞:幾百年前大家就用這樣的東西,一路演變到現代,再怎麼變還是需要傳統的一些元素,那是變不了的。壺嘴、蓋子、手把⋯⋯,這些機能性的東西是動不了的,我只能改變造型。老建築有些細節是很漂亮的,我看的東西很雜,到處抓元素,覺得喜歡的就用上。近期我在台北古董店的瓷器展覽,就是把一些以前傳統器物的造型,加一點我本來就要製作的元素,並且在傳統的白色之外加上顏色,就會有一些當代感。

攝影/teikoukei © Shopping Design
攝影/teikoukei © Shopping Design

SD:在傳統的器具之上,你有進行其他的設計與創意改良?
偉丞:我的作品一直都帶有建築概念,而茶具少有線條狀的東西,如果擺得散散的,很難看出有系統的結構,我用不鏽鋼做了一些線架之後,除了可以架放泡茶的工具,又有現代的表現形式,兩全其美。我也不覺得哪個茶壺一定要搭配哪個茶杯,每個作品都是獨立的創作,每個人的想法不一樣,都可以隨著自己的喜好搭配。

攝影/teikoukei © Shopping Design
攝影/teikoukei © Shopping Design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2020/ISSUE03「Wild 山形人.野行者」,走進山的國度,找自己的高度⋯⋯,更多內容請點此試閱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相關標籤: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訂閱《美好生活指南》周報,每周五發刊 >>管理我的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