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電子報

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重新思考存在價值, 讓「劇場」成為社會的不可或缺

2021/07/12 | | 葉冠玟

兩廳院存在的意義,包含貢獻社會價值,更準確地說,她理想中的劇場,要能引起全民討論、多元思辨,讓民眾不只滿足進場的「儀式感」,還可以帶入個人想法與意見。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6「Live 宜居・移居

劉怡汝
美國威士康辛州立大學大眾傳播碩士畢業,曾任雲門文化藝術基金會新創經理、朱宗慶打擊樂團執行長,2018 年出任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至今。

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
攝影 / Brian Lu © Shopping Design

歷經30餘年的社會發展,國家兩廳院逐漸不敷當代人們對於表演藝術的各方需求,但透過場館空間改造、擁抱更多元節目等努力,「劇場」正回歸本色,成為民眾日常消遣的一部分。

有著黃瓦飛簷、紅柱彩拱,屋脊上還有神獸守護,國家兩廳院過去34年來,像是兩座華麗宮殿般佇立在台北市中心,既是知名地標,也是無數國際大師級節目聚集地,多年來已構建出頂級的藝術文化空間。

03.「輕鬆自在場」希望能塑造無壓力的觀賞空間,觀眾有上廁所、吃藥、起身活動等需要,皆可自由進出,演出中發出聲音也無妨。
圖片提供 / 國家兩廳院

但是,隨著藝術普及化,不再專屬於達官貴族、高知識分子的日常消遣,藝術殿堂塑造出的距離感日益接不住各式民眾需求,如何增加節目多樣性、打開劇場之門,讓身心障礙者或年長者自在進場、放寬服裝儀容及觀賞規定等討論,就成了兩廳院必須面對的當代發展課題,「為何這社會需要劇場」更是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常駐心中的大哉問,因此從她2018年上任第一天,就期望要把「人人都能進劇場」變成必要條件,打造不會拒人在外的公共場域。

在傳統定律中尋求變化,進行演化而非改革

攤開兩廳院歷年來的 3 大盛事——TIFA(台灣國際藝術節)、爵士音樂節,秋天藝術節,至今仍承襲一樣的精神理念,也遵循分別在春、夏、秋季開辦的傳統,但對劉怡汝而言,各自的定位需更聚焦,才能確實做到廣而觸及不同類型民眾,同時讓藝術場域發揮更大價值。「兩廳院要在最古典的場域,創造未來的潮流。」

長年以客家文化、農工議題進行創作的生祥樂隊,今年於 TIFA 期間舉行《我庄三部曲》演唱會 ,爵士女伶王若琳則擔任嘉賓演唱客語歌。
攝影 / 劉振祥

劉怡汝分析,TIFA 是當中規模最大,也最適合大眾共襄盛舉的藝術節,不僅集結大師與重要藝術家之作,也會嚴選非主流文化代表,將原住民、客家等台灣多元樣貌呈現給全世界;爵士音樂節則是鎖定樂種,打開場域的限制,號召不同生活習慣、偏好、年齡的人共聚一塊欣賞;至於秋天藝術節,會特別選定較難消化的社會議題作為主軸,雖不限舞蹈、戲劇等表演形式,但讓藝術家圍繞在同個主題創作,期許劇場能持續緊貼社會脈動。

乍聽之下,各個盛宴除了釐清定位,並無做出太大調整,但她玩味地說,「最好的演化並不是砍頭式的大舉改革,而是延續在原有特色上,適度微調作品的調性及藝術家的選擇,確保與民眾的接觸點不只變多,也更應和當代,符合當今我們對劇場、藝術的詮釋與想像。」

去年夏日爵士戶外派對受疫情影響,有別於邀請國外爵士音樂家來台,改以台灣本土藝術家為主,並由新生代爵士女歌手 9m88 壓軸演唱。
攝影 / 里昂紅攝影工作室 Leon Hung

以爵士音樂節為例,從早年僅限廳內演出到現在走出館內,提供夏令營、戶外音樂會等多形式參與機會,去年更與新生代爵士女歌手9m88合作,在舞台上除了唱歌也唸詩,而許多民眾無形間培養出自備紅酒、野餐墊席地而坐、隨音樂起舞的另類文化,正是表演藝術與時俱進過程中,最適切的自然演化。

做節目並非唯一要務,順應時代需求打造友善空間

各式節目到位還不夠,「藝術節只是我們經營劇場的方式之一,劇場的存在需要用更全觀的角度來看。」劉怡汝強調,過去這幾年下足功夫在推動無障礙空間優化、托兒服務等共融服務,其實是作為一個起跑點,逐一擴大找出制度性、系統性被排除在外的觀眾,回頭檢視劇場是否具備「全面開放性」。

像是與荷蘭皇家大會堂銅管五重奏、雲門舞集等頂尖樂團、藝術團體合作推出的「輕鬆自在場」,不只讓較為坐不住的高齡長者、妥瑞氏症孩童等特殊狀況民眾,都能在演出中隨時起身活動、發出聲音,也透過部分場次提供「口述影像」服務,讓視障者也能身歷其境「看」一齣精采表演。

「無論這是否值得稱為『突破』,都是兩廳院『介意』的事。」劉怡汝認為,打造文化平權的劇場,或許還有漫漫長路要走,但每次的空間改造、與藝術家的溝通協調,都是為了讓「劇場」這場域,不再是社會的強勢或曾被戲稱為的「文化流氓」,而是每位民眾日常生活中的「不可或缺」。

國家兩廳院藝術總監劉怡汝
攝影 / Brian Lu © Shopping Design

進場療癒,進一步溝通意義

劉怡汝說,兩廳院存在的意義,還包含貢獻社會價值,更準確來說,她理想中的劇場,要能引起全民討論、多元思辨,讓民眾不只滿足進場的「儀式感」,還可以帶著個人想法、正反觀點離去,與社會產生更多連結與對話。

不過實際上,「參與藝術就是『有空就來』,不要當成天大的事。」她坦言,回顧幾千年前,劇場其實就是公眾聚集在一起討論公共事務的地方,過去幾年的努力並未改變劇場的本質,反而是回歸它原始樣貌,想進場閉目養神也好,穿無袖背心、夾角拖看戲也罷,不應有外在屏障、繁文縟節阻礙人們前來。「宜居城市中,『自在』是最重要的元素,而劇場的存在,理應如空氣般自然,且持續被社會需要。」

最好的演化並不是砍頭式的大舉改革,而是延續在原有特色上,適度微調成更應和當代的藝術詮釋方式。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6「Live 宜居・移居」更多內容請點此試閱

Live 宜居・移居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 追蹤我們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
>>管理我的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