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電子報

港式優雅 Martin:香港給我的更多——香港大會堂、九龍界限街、山與海

2021/07/13 | | 文字整理 stanley

無論是大清早或深宵,皆可以隨心找到一處約自己吃早餐或約知己淺酌的地方;在每天回家的路上,都能從那相對熟悉的日常風景中,找到不太熟悉的生活新靈感。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6「Live 宜居・移居

在這一期討論《宜居.移居》的主題中,特別邀請對香港城中建築特色細節如數家珍,同時即將出書的港式優雅/Martin,分享在這個特別的時間點,老香港如他怎麼看待變遷環境中的美好。

港式優雅_Matin
圖片來源 / 港式優雅

最近香港的情況、人跟城市的關係

Martin :身邊不少朋友都覺得好像愈來愈不認識香港,其中亦有人正在思考這個地方是否繼續適合自己生活。當大家更認真去考量自身與一個地方的關係之時,我發現不少人亦同時會分外關注那埋藏在城市空間內更深層的的人文價值——不只是地上的,連帶地下的也一樣。

香港令人留戀的人、事、物,選擇在香港生活的理由

Martin :香港曾經給予和啟發我的,委實太多。留在這裏,是想繼續替自己,或是那些選擇留在這裏的朋友,發掘更多香港「可以居」的「小理由」。

相對那些打卡式的城市生活表象,這裏最觸動我的,反而是那些低調地用日子用心機「慢煮」出來的港式小情小趣,它們(或他們)不張揚,也不嘩眾取寵,總是幽幽的、默默的。像是,一位隱身在地庫茶餐廳的奶茶師、一張特別好坐的mid-century戶外長凳、一套由年青工藝師受街道井蓋啟發而設計的食器......。

Mid-century年代的戶外長凳
圖片來源 / 港式優雅

香港的空間、場域相較其他亞洲城市的獨特性?

Martin :與其他亞洲大都會如台北、東京、首爾、曼谷很不一樣,香港雖然已高度城市化,但它的生活場域,卻一直跟山和海有着密不可分的關係。

城中各式動線的超連結度,能讓你我在半小時內,從位處半山上的維城舊區或輸水棧道,輕鬆的漫步至海旁,吹吹海風,看看剛走過的當代版山城。而只需另外花多半小時的船程,你的背景又迅即切換成離島的水岸夜色,和面前一整桌來自深海的人間美食。

這種「真·人山人海」的生活方式,其實,真的好香港!

香港建築如何展現「國際觀 v.s 本地意識」的交會結果?

Martin :我以一處自己從兒時到今天都會經常前去的公共建築作例,來回答你這個提問。

1962年建成的香港大會堂,是香港首個開放給所有本地市民享用的複合型公共設施,《花樣年華》美指張叔平便曾跟我提過,那些年他經常會跑去那裏看歐洲新浪潮電影,而香港第一個本土全職話劇團,亦是在那裏孕育出來的。

香港大會堂:高座大樓
圖片來源 / 港式優雅

名字雖叫「大會堂」,這裏面實際上則包含了綜合圖書館、博物館、美術館、音樂廳、演講廳、劇場等多種藝文設施,此外,還設有舉行婚禮的婚姻註冊處和宴會廳等公眾場地,那麼多元的功能擠在一起,絕對是比複合來得更複合!

香港大會堂:高座樓梯間
圖片來源 / 港式優雅

這組超複合的建築,不單擁抱了其時現代主義的設計風格和文化設施的國際標準,同時,它還巧妙地結合了港式的務實主義和港人的變通精神—— 建築師為求地盡其用,將博物館和美術館,疊置在十一層高的大樓頂層部分(這會否是全世界第一個「sky museum」概念呢?)而本地的年輕人用家,又會自發將那連通圖書館各層、伴有維港景觀的開放樓梯間,轉化成一個pop-up的「垂直式閱讀空間」——即興的坐在那裡看書做功課兼放空。

可見,在香港,國際面向與本土意識,不少時候也是以一種比較靈活互動的樣態混搭而成。

哪一個建築空間或場域,最能表現香港的多元文化?

Martin :就建築樣式和生活內容的多元而言,我會選位處九龍市區北面的界限街。界限街,原是一條畫在1860年香港地圖上的「虛線」——準確點說,是香港的舊邊界線。

這條橫跨九龍區中心地段的街道,自上世紀30年代起,東端的街區周邊便陸續建成了一個異常完整的天主教建築群,教堂、學校、修道院、社區中心,以至賓館等場地一應俱全。這些建築不單充實了社區的生活功能,而且還給街廓注入了跨國的空間美學,無論是義大利的Romanesque和文藝復興建築風格、英國的Georgian和Gothic Revival建築樣式、抑或是美國的Art Deco風格,都可在附近一一遇上。

界限街:街道上的Art Deco建築
圖片來源 / 港式優雅

然而,當你走到這街道中段的時候,早前的雅致建築氛圍,卻已在不知不覺間,給動植物的生機盎然所取代。街道兩旁不單換成了相對開闊的綠地景觀(其中一處以前還是馬球場),從凌晨五時多開始,沿街即擺滿了售賣觀賞魚的臨時攤檔,而全港最大的鮮花市集,和專門出售鳥類寵物的「雀仔街」,也只在咫尺之遙。在香港這個特別快特別忙的城市生活,能將時間「浪費」在這賞魚賞花賞鳥之間,我覺得就超值得。

界限街:街道上的一塊公寓門牌
圖片來源 / 港式優雅

隨着和相交街道斜角度的匯合,以及跟商住式生活高密度的融合,界限街西面的城市空間格局,又再一次變身,立體地拼裝出一種稠密的精彩。當中尤其令我有感的,該是那一棟棟佇立在三角地塊的楔形街角樓,它們凝住了港式mid-century的生活風景之餘,更有形地替這條逾百年的「邊界線」,點活出一份只此一街的存在感。

一街,也許,已經是一世界?

想像一個「宜居城」的三個條件?

Martin :一個宜居城市必備的客觀條件,確實已有各門各派的專家反覆講過。講到底,我畢竟相信那更切身更具生活感的——怎樣才算是令人愉悅的城市生活樣態。

無論是大清早或深宵,皆可以隨心找到一處約自己吃早餐或約知己淺酌的地方;在小店或公園碰到陌生人時,心裏也有股衝動,想跟他們打個招呼甚至打開話匣子閒聊一番;在每天回家的路上,都能從那相對熟悉的日常風景中,找到不太熟悉的生活新靈感。

如果用一句話代替對香港的愛

Martin :真心覺得:香港更愛我。

港式優雅工作室 Martin  
建築師,文化規劃顧問及策展人。曾於香港大學及香港中文大學任教; 英國劍橋大學英聯邦學人及皇家文藝學會院士,並獲頒授亞洲文化協會青年建築師獎及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獎學金(文化領袖);參與的建築項目遍及歐洲、東南亞、中國內地和香港 。

除被委任為第一屆香港深圳城市建築雙年展聯合策展人之外,Martin也在柏林、倫敦、台北等地策劃建築設計展,同時亦以參展人身份,參與兩屆威尼斯國際建築雙年展和其他本地建築展覽活動。近年則以文化顧問的角色,創辦了「HK CLASS Studio」(港式優雅工作室),透過網上社交媒體、報章專欄、出版策劃和文化活動,積極在本地和海外推廣香港日常生活美學的傳承和創作。

instagram:hkclass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6「Live 宜居・移居」更多內容請點此試閱

Live 宜居・移居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 追蹤我們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
>>管理我的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