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電子報

【當代工藝要去哪?】纖維藝術家陳穎亭:轉換「無用」視角,以鐵鏽、植物染出時間痕跡與美感

2021/07/21 | | 林亞璇

工藝的本質是生活的需要、文化的模樣、情感的連結,而當生活型態逐漸改變,傳統工藝要往哪裡去?設計、藝術、工藝的界線和融合,或許可以更開放的看待。

從應用藝術研究所纖維組畢業後,2014 那年,穎亭開始在網路上募集來自各方的生鏽物件——美工刀片、車頭鎖、髮夾、石材鋸片、鍋鏟⋯⋯,還有家傳五代的打鐵店送上一支半百歷史的割筍刀。她將這些承載生活痕跡、情感重量的素材,鏽染至輕柔的蠶絲烏干紗。物件脫膜,纖維成型,鏽紋顯影,成了時間走過的證明。

《鐵鏽物件》是穎亭從 2014 年開始的計畫,將募集而來的生鏽物件鏽染至蠶絲烏干紗,藉由材質轉移為失去功能性的物件留下紀錄。
圖片提供/陳穎亭
圖片提供/陳穎亭

在鐵鏽染中練習等待,接受冒險

「鐵鏽染是一門時間的藝術。」穎亭輕輕的說。鐵鏽本是一種自然發生的氧化作用,無時無刻在環境中發生,也因此沒有標準流程與答案。不同材質纖維需要的濕度與時間不同,她總要如照顧植物般日日澆灌、留意上色的狀態。「剛開始很容易著急,後來知道要讓鐵鏽、水、時間慢慢作用,退後一步來看這整個過程。」只能透過經驗累積拿捏時間,過度鏽染會導致纖維破損;看似溫和而沈默的鐵鏽染,其實是冒險。

穎亭的工作室,充滿鐵鏽染的線材、布料、熨燙工具等。
圖片提供/陳穎亭
去年到韓國駐村時的工作環境,利用牆面當作記錄靈感、試驗結果的資料庫。
圖片提供/陳穎亭
鐵鏽染是時間的藝術,要耐心讓鐵鏽、水、時間慢慢作用。
圖片提供/陳穎亭

要掌握鐵鏽染,就要熟稔纖維。穎亭獨鍾天然材質,透過雙手不斷勞動的過程,記憶每種纖維的個性:棉柔軟、絲細滑、麻韌挺⋯⋯,麻料中又有黃麻、瓊麻、亞麻、苧麻等之分。除了現成面料,她最近正埋頭研究織帶機,自己染線、織布,作品的獨特性深入至經緯之間,變化出更多可能;鐵鏽和植物染的線材織成布料,漸層與花紋更為明顯。「纖維有趣在於尺度的彈性,能夠小到是一個細絲,也可以組合到無限大的狀態。」

在韓國駐村時的試片牆。
圖片提供/陳穎亭
穎亭最近在研究織帶機,自己染線、織布。
圖片提供/陳穎亭

融合鐵鏽與植物染,製作有機表情的生活物件

自小就愛到處採集「收藏」,長大也常往回收廠或海邊山林尋寶,穎亭有雙擅於觀察的眼睛,也有著不遵循常理的玩心。她將鐵鏽染結合植物染,製作茶席巾、潔方、圍巾、抱枕套等物件;摸索不同植物品種、部位、鮮材或乾材的呈色效果,透過摺疊、抓揉等方式變化染色紋理,再煮洗布料去漿、回歸天然纖維親膚的觸感,讓自然界的有機在生活中展開。「成品只是一個階段,去到不同使用者手中又會產生新的痕跡,讓物件越來越有美感與獨特性。」

結合鐵鏽染與植物染的絲巾,變化豐富的色調與紋理。
圖片提供/陳穎亭
透過摺疊、抓揉等方式,鐵鏽染的表情也有所不同。
圖片提供/陳穎亭

穎亭鮮明的創作特質也吸引了不少合作敲門,服裝設計師陳劭彥為雲門 2 《毛月亮》打造異材質舞衣時,邀請她參與布料鏽染,呈現作品的野性與未知;燈具設計品牌「Meta Design」的「工地計畫」,搜集工地廢料打造家具家飾;穎亭用來自工地的生鏽鋼筋、鋼網、螺絲等材料鏽染抱枕套,讓建築過程的元素留在生活裡。

穎亭參與 Meta Design「工地計畫」,用建築工地的生鏽鋼筋、鋼網、螺絲等材料鏽染抱枕套。
圖片提供/陳穎亭 攝影/Meta Design

「無用」的轉換與延續,成為創作主題

跳脫生活物件需考量使用性,穎亭的藝術創作中,則常見物品在失去功能後的材質轉換,藉由纖維材質與鏽染物件的連結說故事。參與麻豆糖業大地藝術祭的作品《鐵鏽物件-糖廠》,使用甘蔗渣手工紙,包覆在糖廠回收生鏽的機具零件上做鏽染,為退役工具留下獨特的紀錄。

難忘的一次佈展經驗在基隆,穎亭在漁港周邊觀察取材時,發現漁工常戴著棉紗手套工作,她便以漁船上找到的生鏽工具結合手套做鐵鏽染,轉印日常勞動的痕跡;再將一個個手套用勾織的方式串連,呈現漁船上晾曬的生活風景。「長時間待在船上佈展,隨著海浪搖晃,聞著潮濕的海味、漁船的柴油味,將這些身體感也都編織進作品裡了。」

《鐵鏽物件-糖廠》,結合甘蔗渣手工紙與糖廠的生鏽機具,為退役工具留下紀錄。
圖片提供/陳穎亭
〈晾曬的記號〉,穎亭以漁工常用的棉紗手套,結合船上的生鏽工具,轉印日常勞動的痕跡。
圖片提供/陳穎亭

前年在韓國駐村的日子,被自然包圍的環境給了穎亭很多靈感,其一是看似無用之物再次給她驚喜,她用園丁拔除的雜草、果殼果皮等做染料,意外獲得繽紛鮮豔的色票;其二是植物品種的地域性差異,較高緯度的韓國常見松樹和銀杏,穎亭取其廢棄枝條的韌皮纖維,經過層層敲打留下薄透的質地,以同樣技法處理台灣構樹,將 3 個樹種的「樹皮布(TAPA)」拼接、圈繞成樹幹般的圓筒狀,再現一座樹林的意象。

穎亭用園丁拔除的雜草、果殼果皮等做染料,發現染出來的顏色意外鮮豔繽紛。
圖片提供/陳穎亭
廢棄的樹木枝條,需不斷敲打韌皮纖維,留下薄透的質地。
圖片提供/陳穎亭
作品〈樹林〉,穎亭用松樹與銀杏廢棄的枝條做樹皮布,圈繞成樹幹的型態、再現一座樹林的意象。
圖片提供/陳穎亭

面對染織這項發展悠久的工藝,穎亭從對纖維材質的深厚理解、持續試驗中,找到自己創作的主題性。無論生活物件或展覽、裝置作品,穎亭都試圖為「無用之物」抽絲剝繭,在纖維上現形其價值或美麗所在;在選用的材質與技法中,反映友善環境與惜物的心境。將自己定義為當代纖維藝術家,她在這個充滿彈性的角色中,創造生活美好的陪伴,也帶來翻轉視角的啟發。

〈鐵鏽物件 – 罐〉。
圖片提供/陳穎亭

陳穎亭「鐵鏽物件」:facebook.com/RustedObjects

相關標籤:
林亞璇 / Shopping Design 編輯
與我聯絡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 追蹤我們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
>>管理我的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