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電子報

【專訪】182artspace 陳正杰:策展和做藝術都要 be real,從台南老屋藝廊出發,品味世界當代藝術

2021/09/22 | | Fion Tsao

「把色彩鮮豔的 bouncing ball 向外拋擲,它會開始不斷彈跳,這是一種力學的回應,就像當代藝術回應社會的作用。」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7(Art.)未來藝界:您的藝術家已經上線

走進府城老街區,位在新美街一棟窄身老屋藝廊,藍白色的圓靶招牌在一場午後雷陣雨灰濛中煢煢發光。明淨的屋裡陳列著藝術品任人自由瀏覽,安靜瀏覽完了每件作品後,原本遭受大雨突襲的思緒瞬間平靜。好奇推開虛掩的門,原來門後是小小的天井,串連著另一棟房。越過天井像是渡岸,岸的這邊有別於前方的白色盒子,鵝黃色的空間裡有吧台、沙發。今天的 bartender 是藝廊老闆陳正杰,藝廊裡的咖啡小酒吧是希望能給喜愛藝術的人,有個放鬆、交流的場所,能盡情在這裡討論藝術創作。

陳正杰/大學到研究所唸的都是中文系,非藝術科班出身卻是新一代活躍於藝術圈的藝術工作者。身兼藝廊經營者、策展人與藝評者的身份,以三個面向發聲:182artspace 聚焦當代藝術、獨立出版《藝志》發表藝術評論、2021 春天首辦《BOUNCING ART SHOW》為藝廊、非營利空間、獨立策展人的合作平臺。
攝影/Emma SY Wang © Shopping Design
前些日子 182artspace 舉辦了藝術家吳怡蒨的個展。(左)〈玩具兵〉、〈展翅翱翔〉;(右)〈日常 I 〉、〈日常 II 〉;(前)〈甜甜酵母〉。
攝影/Emma SY Wang © Shopping Design

藝廊?替代空間?酒吧?

推開後門還有個很 chill 的庭院。或者循著磨石子階梯上樓,二樓還有著更開闊的展間。藝廊自由的氣息令人放鬆,人們可以自然地觀賞展品、親近藝術。

大學想唸廣告設計的陳正杰,卻因為資優保送穩穩上了中文系,還一路念到研究所畢業。退伍後應徵上的十三行博物館的館員,算是第一份與藝術相關的工作,也讓他決定放棄考博士班,開始往藝術領域工作發展。七年前他帶著創業基金決定自己創業,當時認真做了評估,比較了台北、台中、高雄、台南,從租金、人口、收藏習慣⋯⋯等,做足了分析,最後決定選擇創業成本相對低,而且城市氛圍非常吸引人的台南。一開始就將自己定位為商業畫廊,只是第一年實際經營狀況尚需靠小酒吧支撐。到了第二年,藝廊與酒吧的營收比相當。第三年,藝廊終算穩定,時不時需要串場兼職 bartender 的他,總算可以專心經營藝廊。

182artspace 隱身在台南老屋裡,既是藝廊也有酒吧。
攝影/Emma SY Wang © Shopping Design

以多元的策展形式讓藝術介入日常

陳正杰觀察業界有不少替代空間以藝文補助維生,他卻擔心因此限制藝廊經營路線,所以堅持不拿藝文補助。「目前 182artspace 主要收入並不是單靠一手市場,我會常與 dealer 或其他畫廊合作,擔任仲介角色。讓仲介二手交易的報酬,投資 182artspace 本身的一手的展覽,再透過一手展覽的成績去申請到好的博覽會。」積極參與世界各大藝術博覽會,是他一直以來的堅持,途中經歷也成為了他策展的養分。「2017 年到德國參展時,柏林的朋友邀我參加 Berlin Atonal,這場結合電音與藝術的派對令我印象超深刻。」去年他也和音樂活動品牌民生電氣、台南 UIJ 旅館合作舉辦了一場充滿音樂、藝術元素的跨年派對。透過各種策展方式來推動藝術的陳正杰,讓展覽的發生不只於藝廊空間,而是以多元的策展形式去介入一般人的生活。

趁著征戰各大藝術博覽會期間,有時候也能幸運入手自己喜歡的藝術品。他最喜歡的一件收藏,是去年三月在紐約購入的印度藝術家 Gauri Gill 攝影作品。第一次遇見藝術家的作品是在卡塞爾文件展,第二次在曼谷雙年展,第三次在香港巴塞爾。在香港雖然忍不住問了價錢,但價格實在讓人難以入手。直到去年三月到紐約出差,在博覽會看到,上面標註的價格讓他直呼不可思議的親民,後來才知道是藝術家捐贈作品讓一個非營利組織販售。因為是公益性質,所以才以 1800 美金得到了這幅作品。這系列的作品是藝術家記錄村落節慶的影像,照片裡的人物戴著面具,反映出印度種姓制度下的貧富差距與身份轉換。

吳怡蒨〈8 Days a week〉。
攝影/Emma SY Wang © Shopping Design
吳怡蒨〈日常 I 〉、〈日常 II 〉。
攝影/Emma SY Wang © Shopping Design
攝影/Emma SY Wang © Shopping Design

藝術是色彩繽紛的彈力球

今年春天,陳正杰主策以「末日」為概念的藝術博覽會「Bouncing Art Show」,與「Art Tainan 台南藝術博覽會」同時開展。活動靈感來自 2020 年在紐約參觀的 spring╱break art show,這場藝術博覽會會挑選城市裡的閒置空間舉行,例如已無人使用的郵局、聯合國辦公室、商業大樓。相較其他正規藝術博覽會,spring╱break art show 充滿野性,參與的都是能力很強的策展人與藝術家。2020 年主題為「過剩」,他在會場看到掛滿草間彌生作品的牆面,每件作品大約一千美金,想當然這些作品都是模仿的,非常具有批判性。

「我開始思考有沒有可能運用每年固定參展的支出,辦一場像 spring╱break art show 的博覽會,反正今年勢必無法出國參展了。」把色彩鮮豔的 bouncing ball 向外拋擲,它會開始不斷彈跳,這是一種力學的回應,陳正杰認為這就像當代藝術回應社會的作用。策展人與藝術家面對社會以創作提出對話,大眾對展覽與作品作出回應,往返之間,讓藝術與日常產生作用,便是 Bouncing Art Show 的初衷。而首次徵件主題「末日」,便是希望藉此引起大眾思考疫情時代的人類生活。

藝術如何與未來世界對話

疫情突如其來的衝擊,最初讓大家措手不及,但漸漸大家會找到各自的出路。例如表演藝術開始採線上演出,大家也學會應用各種網路平臺,不少藝術家趁這段時間沈澱,回歸創作本質、激發創作能量。一直以來台灣藝術家習慣創作圍繞著自己的小情小愛,講自己的故事。是否能嘗試和社會層面有關的題材,創作具有公共性、社會性,屬於台灣的當代藝術。「解嚴後的台灣當代藝術有種越來越無聊的趨勢,因為作品的社會性降低。」陳正杰認為當代藝術需要和社會接合,但目前大多跟社會脫離,建議藝術家不妨可以在疫情期間重新思考。

他亦觀察到,疫情後藝術界全面迎向網路、線上展廳後的改變,線上展覽事實上較有利於知名藝術家,因為大眾已對其作品具備基本的認知,「但對於新起的藝術家會比較吃虧,因為人們很難透過螢幕感受作品質地與實際的空間感。」喜歡與年輕藝術家合作的陳正杰表示,雖然與年輕藝術家合作需要時間經營、有風險、不穩定,但他認為如果 182artspace 一年至少七、八檔的展覽來說,他是願意賭的。和年輕藝術家們一起成長的期待,用力去發掘新藝術家與新藝術能量,「我常建議年輕藝術家要找到獨特性,不要跟風,不要去蹭熱度,身為策展人也一樣,就是要 Be real!」行動力超強的他,透過各種整合與跨領域合作,讓藝術走向群眾,也讓當代藝廊經營展現了更年輕、多元、彈性的一面。

攝影/Emma SY Wang © Shopping Design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7(Art.)未來藝界:您的藝術家已經上線,更多內容請點此試閱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加LINE好友

Art 未來藝界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 追蹤我們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
  • Follow Podcast
>>管理我的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