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電子報

北流《唱 我們的歌》策展人深入解析!五月天瑪莎、馬世芳、Akibo、梁浩軒與團隊以兩年時間重現時代與島嶼的歌

2021/10/04 | | Stanley Kuo

梁浩軒、李明道(Akibo)、馬世芳與五月天瑪莎共組策展團隊,以音樂時代為背景,走進每個人的時光隧道,從小人物出發,重現音樂的感動。

1326件展品、12個展區、111首歌,這些數字背後,都藏著不同時代裡與音樂邂逅的故事,「這個展覽講的其實是每一個人的故事,在什麼樣的時代,住在什麼樣的島嶼,發生什麼樣的故事,才有這樣的音樂。」策展人與三位共同策展人:梁浩軒、李明道(Akibo)、馬世芳與五月天瑪莎組成策展團隊,從時代背景裡挖掘小人物故事,藉此走進每個人的時光隧道房間,重遇音樂裡的感動。

例如令人眼睛一亮的時代電器行、早已消失的台灣音樂起點——台北圓環、傳統錄音間、運載音樂人夢想南來北往的台鐵列車......,當中不只慎重考據還原,也以視覺湊手法加添了許多令人動容的魔幻時刻,「唱 我們的歌 流行音樂故事展 MUSIC, ISLAND, STORIES」希望不管誰來到這個展,都能欣賞由音樂所對應的島嶼,感受這一塊土地的魅力。

這次《Shopping Design》特別訪問到四位策展人,深入淺出暢談初衷,細細還原建構這個時代音樂風景的過程。

SD:若一個展覽以「企劃、空間、視覺」作為結構劃分,想請問在這個展中,大家分別提出怎樣的內容想法和策略來回應「 MUSIC, ISLAND, STORIES」這個主題?

馬世芳 :其實我們並沒有特別將這三件事情區分,當大家聚在一起討論的時候,很快就決定了主架構:不做編年史式的設計動線,而以大主題區分,然後大家一起丟點子,因為對這個主題太有感情,就越聊越興奮,有的太荒唐,有的很不錯,但最後也竟然都實現出來了。

北流常設展策展人-馬世芳
圖片提供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INCEPTION啟藝

Akibo(李明道) :討論超級順利,某一個早上,一邊吃著馬世芳帶來他自己烤的鐵鍋麵包,坐在比現在這個還小的桌子上,丟點子,畫啊寫啊,幾乎就已經「想」完了,但要把這個企劃實踐,卻花了整整兩年的時間。

內容是慢慢經營出來的,很難分各自負責了什麼部分。有了整體構想,下一個步驟是組織一個委員會來「選歌」,「歌」是我們的主體,要做成影像、要組織展品,這個實踐的過程很長,但其實,就是我們的故事啊!我們都身歷其中,若不是我們自身經歷,就是我們前輩經歷過,例如台北圓環,我特別去問了文夏老師,他們那個時代都怎麼賣(買)音樂?他們不像現在有線上串流,也沒有CD卡帶,他說,下班時間,就在圓環旁邊唱歌,很多工人下班會圍在他旁邊聽,喜歡的人會跟他買一個小歌本,上面沒有五線譜喔,只有歌詞,買回去自己唱,這樣就是把那個歌帶回家。就因為這個故事,讓我們確定了第一個場景——就是這個圓環。

圖片提供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INCEPTION啟藝

接下來,是考據工作,我們蒐集很多當時的圓環照片,再加上想像空間作為背景,有時候是一個很大的電影看板,有時是台北七星山、大屯山實景,不斷變化,因為他來自每一個人心裡的故事,而我們以展覽語言呈現出來。

瑪莎 :聽音樂這件事是很感性的,會喜歡上音樂,一個情感面的衝動,因為被音樂滿足、被音樂啟發,才會想再了解越多,去分析、論述。就這次策展而言,我想的是,要怎麼表達我對流行音樂的尊敬和情感,這份熱情如何放在這個展裡面,讓參觀的人可以感受到這一封我們對流行音樂的情書。

SD:怎麼決定那些歌應該納入這個展覽呢?

馬世芳 :從1930年代算起到現在,長達90年的時間,就算展覽能放1千首都不夠,就算只放A1也還是放不完,太難取捨了,因此我們邀請學有專精的業界前輩,擔任每一個展區的選歌委員會,針對展區來選代表性的歌,再交由知名製作人王希文擔任音樂總監,重新做了剪輯,最後呈現 111首歌及12段語音導覽。

Akibo(李明道) :其實很多自己喜歡的歌最後都落選(笑)。

圖片提供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INCEPTION啟藝

我覺得那個東西就是故事,在不同的年代的音樂當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故事和那個時候的自己,你會在這個展中,感覺到流行音樂在你生命中是很重要的一個部分。—瑪莎

SD:捨棄用編年史邏輯來貫穿展覽內容,各位策展人是否也在哪一些特定的場景中有更深刻的感受?

梁浩軒(Ocean) :雖然我們不以編年史的邏輯來進行,其實編年史的概念藏在空間下,所以看停留在那個空間多久,可能會大概知道他的年紀(笑)。我自己有感的會是宿舍房間和音樂現場。因為2000年左右,我是大一新生,會在宿舍聽熱狗、周杰倫,那一段時間,最有感的是「成年」這件是,意思是開始自己做選擇了,在宿舍聽MP3、聽〈交大烤香腸〉,那時後也正是音樂載體正在開始轉變,以及我們大量吸收音樂的時間。

圖片提供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INCEPTION啟藝

瑪莎 :我也對房間裡年代的變化很有感,因為接觸音樂,都是從自己的房間開始,那是很私密、很個人經驗,每個人對每一首歌都會有不一樣的情感跟故事。身為創作者,有時候是寫自己的故事,但當它落在別人生命歷程,就長出了不同的生命。在那個房間裡,可以感受到不一樣世代的年輕人,在不一樣的生活環境中,接觸到這些歌,得到那些養分,並且長成現在的樣子。

我覺得那個東西就是「故事」,在不同的年代的音樂當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故事和那個時候的自己,你會在這個展中,感覺到流行音樂在你生命中是很重要的一個部分,就算你現在不再聽音樂了,一定也擁有一個很重要的位置,就在那個地方,影響了你一些事情。

北流常設展策展人-李明道
圖片提供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INCEPTION啟藝

Akibo(李明道) :我們決定用場景來表現台灣流行音樂的生命力,其實就是在講生活,不管哪一個展間,都是當時人的生活累積,包括剛剛講的圓環,每一個場境除了也連結生活以外,也連結背後歷史,以及當時的環境、經濟等議題,才會產生那樣的音樂,所以每個時代也才會有不一樣的音樂。要我選一個展間出來是非常難的,我自己第一個發想出的就是火車,因為我做過林強〈向前走〉,羅大佑〈火車火車〉,台灣流行音樂也跟「南北流動」有很大的關係,很多歌在這講這件事情,因此場景立刻浮現:一列台鐵的藍皮火車,不是新的觀光列車,是面對面坐的那種,窗戶風景根據現實場景,輔以表現主義的呈現。

圖片提供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INCEPTION啟藝

從最早連設計師都沒有的時代,唱片公司老闆拿著一張照片給印刷廠老闆,自己排一排就發行了,一路演變到現在金曲獎有裝幀設計獎,這個展在講的就是這件事情。 —Akibo(李明道)

有些更年輕的觀眾,可能根本沒有經歷過,要靠這些場景來理解當時的時代,包括外國的觀眾,也會好奇台灣流行音樂是怎樣的情況下產生的?例如大學生的宿舍房間,講的是市場話題,年輕人在那樣的年代聽什麼歌,他的房間長什麼樣子?這是很好的展覽語言,非常適切用在台灣的流行音樂,因為短短時間的轉變很大,環境,歌手所關注的事情改變,工具都在改變,詞曲創作、錄音、封面設計,都隨著工具革命不斷地在改變,從最早連設計師都沒有的時代,唱片公司老闆拿著一張照片給印刷廠老闆,自己排一排就發行了,到現在金曲將有裝幀設計獎,這個展就是在講這件事情,這些故事也是讓台灣流行音樂變成那麼豐富的基礎和原因。

圖片提供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INCEPTION啟藝

SD:在這個展覽長達兩年艱難的籌備過程中,請和我們分享一兩個考據歷史、蒐證、還原真相的例子?

馬世芳 :我母親當年在中廣在電台工作,小時候我常去錄音室找她,還錄過故事單元,從母親也有一些老照片中,要還原中廣的logo,1970年代吸音板,盤帶機等設備裝置,最難找的是1960年代後期,就一直在電台大量使用的RCA麥克風,它們早已停產,但是拿現在的麥克風的話,時代感就錯了,我知道中廣還有一批造冊列管的老機器,後來因為要跟央廣調盤帶機,就順便問問,她們查了一下庫存清單,還真的有RCA麥克風,七十年歷史的真品,就這樣加入展場,擺放在錄音室的桌子上。

其實台灣流行音樂的資料不算齊全,網路上能查到的少數資料中,彼此還互相矛盾,錯誤百出,唯一可確定的是去問當事人,但當事人可能也記不清楚了,口述歷史不可盡信,因為大家都會講對自己自己有利的話(笑), 就要再去找歷史資料,報紙、雜誌,拼湊出整件事情的全貌。整個史觀跟呈現的角度上也要非常小心,有爭議或者沒定論、釐不清楚的,沒經過考證前我們不想直接端出來,這樣過程的拿捏很費心思,主要是Ocean 的團隊在處理每一件展品授權,數量高達 1326件展品,規模之大可想而知。

圖片提供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INCEPTION啟藝


所有的小細節都一一考證過,原本「時代電器行」,上面有貼字跟電話號碼,後來老師就跟我們說,當時這個字體還沒出現,那個電話號碼,那時候沒有區碼。—梁浩軒(Ocean)

Akibo(李明道) :像是時代電器行、學生的房間,動員了大大小小搜集資料,記得有一個朋友他家開電器行,很幸運有留下一些彩色照片跟海報,學生的房間也是,就從各個年齡層中去找線索,雖然我們不是要表現歷史古蹟的展覽,主體是音樂,這裡也一點都不能馬虎,時代裡的細節不對就是不對,這個展覽會接受到很多嚴格的考驗。

北流常設展策展人-梁浩軒、五月天瑪莎
圖片提供 /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INCEPTION啟藝

梁浩軒(Ocean) :電器行的型號,跟旁邊我們放的音響燈、電風扇,甚至後面貼的海報,這些小細節都一一考證過,原本「時代電器行」上面有貼字跟電話號碼,後來老師就跟我們說,當時這個字體還沒出現,那個電話號碼,那時候沒有區碼,懂得人來看,馬上就會看的懂我們花的工夫,甚至電影院面的招牌,那個要類似手寫的油漆紅字、白漆勾邊。

Akibo(李明道) :電影我們是以玉成戲院做為藍本,但他們自己也不斷修繕改了很多,所以我們參考了很多照片,要命的是當時的照片是很珍貴的,因此都是以人為主的人物照,往往都剛好把我們想要考據的細節擋住(笑),所以很有趣像是在考古一樣,關於這些場景的重建還原,反而是有趣的過程。

一個高明的展覽,就是用一個小的物件,可以講一件很大的事,一整個時代的故事,這也是挑場景會考慮的事情,一個圓環,講背後一個大時代,那時候人的生活,音樂是怎麼來的,你甚至可以聞到圓環魷魚焿,日料亭的味噌湯的味道,因為他會帶來你很多的想像,你去youtube查,圖書館看文獻,到現場來就是要在很短的時間,啟發你的感受,你回去以後會去查當時其他的音樂,去查日本時代 這個圓環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些就是以小搏大,一個槓桿原理,一個支點可以撐起整個時代,每個場景都是在找這個支點,把背後千千萬萬個事情講出來。

整個史觀跟呈現的角度上也要非常小心,有爭議或者沒定論、釐不清楚的,沒經過考證前不能直接端出來。這樣過程的拿捏很費心思。— 馬世芳

圖片提供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INCEPTION啟藝

瑪莎 :錄音室的環境的轉變,最能看出時代的齒輪的滾動,我自己經歷盤帶,到數位興起,大錄音室的式微,到後來大家流行用「宅錄」這件事情,這個展把盤帶機跟control panel 放在一起,相信對任何一個玩音樂的人來說,都是很感動的點。

因為電腦的時代,的確讓很多事情跑得很快,方便當然是必然,就樣你聽音樂、黑膠或錄音帶的那種儀式感,就不見了。當儀式感消失不見,這件事情的重要性就相對降低了,在錄音室裡頭的感覺也是一樣,現在打開電腦,插上電源,軟體打開不管剪接、錄音、都可以直接在上面完成,但他就少了那種真的到了專業錄音室裡,錄音助理要檢查 器材、真空管,擴大機要先開機暖機,連線有沒有sync好,是一個很龐大的工程,不會是你一個人的事,一首五分的歌,也許技術好一點,一小時內錄得完,但前面的準備工作至少要花2到3個小時。

圖片提供 / INCEPTION 啟藝

我們重現了錄音室裡曾經很煩躁、等待和準備工作的心情,某程度會開始懷念當時的時光,你會覺得對這個場域環境充滿的敬意,看到這些機器,會覺得就是這些創造了曾經影響你生命很多的音樂,你怎麼樣看待那個場域,就跟你怎麼樣看待自己的工作是一樣的。

SD:從各方商借到的展品,堪稱是時代留給我們的禮物,請分享幾件印象最深的?

梁浩軒(Ocean) :從三萬件選到一千多件,鳳飛飛的帽子、林志穎的表演服,直接跟他本人界的,林志穎代表的是台灣偶像興起的年代,他們的傳唱度非常高,應該要有一個代表的展品,所以透過管道跟他聯繫上,直接加line,這也是這次做這個展覽很夢幻的一塊,我自己內心的小確幸,與小時候的超級偶像明星因為這個展覽再次相遇,你可能會發現他一樣沒有老,他仍然留在那個位置,而我們長大了。

另外原本還有鄧麗君的一輛加長型的勞斯萊斯,他的家人要從香港運過來借我們,不過由於展品真的太大,因為空間的考量必須心痛取捨。

SD:Ocean 之前有談到過展覽在這個時代被賦予的突破性期待,在這個展中,你心裡面私埋的梗是什麼?以及期待給大眾的最大看點為何?

梁浩軒(Ocean) :體驗上面的突破,例如這一次使用的感應導覽在台灣比較少人用,不過再過外很多,收斂視覺跟聽覺,使感官同步,跟著重新剪輯的111首音樂,搭配許多動畫師創作的視覺,以同樣的節奏、情緒動線前進,我覺得大家都會不自覺跟著哼唱,身體跟著搖晃,甚至最後感動,眼框紅,這就是我們想要帶給觀眾的,情緒跟感動。

一個真正好的展覽,唯有你進到空間,聽到,看到、聞到,用身體經歷這整件事情,因為你的身體也是跟間互相回應,互動著,可能你沒有被任何一件展品打動,而是透過設計好的音樂路徑,一路走到最後的六樓純白空間,在一顆樹,一架鋼琴旁邊,獲得感動,可能會流淚,回應剛剛問到大眾的最大看點,我覺得「體驗」還是最重要的。

圖片提供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INCEPTION啟藝

Akibo(李明道) :這應該是我做過當代藝術展中,受眾最大的一個,這堪稱公民行動的集體意識,涵蓋了所有族群,任何人都很難說他沒有聽過這個展裡面的任何其中一首歌,一定會有跟自己生命經驗連結的內容,來聽的人自己會掉入個人的時空,也會不小心透露年齡(笑)。我自己還蠻期待 這幾年常看到人去展,你會知道某些點是讓人拍照打卡用的,但我覺得音樂這件事,是用聽的,它不是視覺的事情,當然我們有很好的視覺去輔助聽覺,我還是很希望來看的人,是因為聽到很多東西,勾起很多感受,你想知道更多,想在現場感受更多,而不是急著找打卡點,讓人家知道你來,因為回溯自己的生命故事可能都來不及了,也不太會跟別人聊天,因為音樂是很個人的事情。

圖片提供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INCEPTION啟藝

SD:流行音樂不斷被重新定義,有鑑於當代資訊、工具、載體的多元,門檻下放,流行演變的速度加快很多,因而這個展如何決定更新到哪一年,後續如何更新?

梁浩軒(Ocean) :近10年到20年的台灣流行音樂,還有許多沒有塵埃落定,還未經過時間認證,還沒有歷史定位,這些我們先不講。但只要回頭看那些曾經發生過的年代歷史中輝煌的段落,就可以非常確定什麼想要納入至個展中。目前我們的斷點到2020年,最新的展品有去年的阿爆在去年得到金曲獎的《母親的舌頭》、今年蛋堡的《家常音樂》,但可以確定的是,未來五年、十年,我們勢必得要不斷重新定義流行音樂,才能反映在當下的年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瑪莎 :而且未來的策展人,一定是新一代的年輕人,用他們的觀點來呈現那時候的音樂,不管怎麼樣,最重要的都還是音樂本身這件事,音樂跟人之間的連結。來看這個展,情感一定會很滿,一個人來看是一種感覺,和別人一起看,又是另一個感覺,兩年三年之後,可能就有不同的新的局面。

圖片提供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INCEPTION啟藝

Akibo(李明道) :流行就是一直變動,如果換新的策展人 一定換新的想法,那個時候的工具,一定跟現在不一樣,看展的途徑與媒介、看展形式,或許更挑戰我們的想像,但光在我們的時代,就發生很多工具革命了,不只是音樂,以及做包裝設計的工具,工具革命一定會改變作品的面貌,就像是照相機發明後,印象派、梵谷開始畫寫實以外的東西,在照相機誕生之前,繪畫通常負責寫實,我覺得剛講的工具改變,對老人來講,失去了很多東西,對新創作人來講,就是他的時代啊,再回過頭來講,這個展覽講的就是這件事情,什麼樣的時代,產生什麼樣的歌,住在什麼樣的島嶼,發生什麼樣的故事,才有這樣的音樂。

圖片提供 /臺北市政府文化局|INCEPTION啟藝

改變不可怕,那就是我們最大的養分,包括環境,包括工具,因為那影響著包括最終端的接受者聽者,其實我比較老一點,第一次聽到mp3時是不能接受的,覺得怎麼少了那麼多東西?但現在大家都這樣聽了。在我們的時代,幾個畫素都要斤斤計較,但現在數位畫素就這麼小,什麼重要?什麼不重要?當中的價值觀也會改變,主辦單位也會框年份,抓換展的時間,對新的時代作交代。

台北流行音樂中心
圖片提供/打開台北 | Open House Taipei

「唱 我們的歌 流行音樂故事展 MUSIC, ISLAND, STORIES」
地點 :臺北流行音樂中心 文化館 (台北市南港區市民大道八段99號)
時間 :10:00~18:00 (每週一定期休館)
【門票與入場須知】
售票資訊:2021/9/8(三)啟售
票價資訊:開館特惠票250元 (一般民眾)
敬老票125元 (六十五歲以上長者)
團體票225元 (團體人數二十人以上)
特惠票225元 (南港、內湖區居民)
※ 門票採OPENTIX網站線上購票
※ 敬老票、特惠票及免票資格者,請於入場時出示有效證件

臺北流行音樂中心官網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加LINE好友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 追蹤我們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
  • Follow Podcast
>>管理我的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