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電子報

如果科學來自想像、「敘事」自帶世界觀?藝術家劉玗:以真實質疑真實,尋找已知之外的答案 

2021/10/06 | | 林亞璇

「每當我透過創作行為接觸不同族群、不同文化,甚至不同歷史,都會一次又一次地把世界觀重組。」——劉玗

2014 年底開始,劉玗以跟蹤、攀談、記錄、人像繪製、志工協助等多種行為與角色,嘗試理解流浪者的處境以及他們和社會的關係;最後因緣際會進到台北車站,採集多位流浪者的人生故事,完成作品《停泊於車站的愚人船》。她以既浸入又旁觀的狀態,留下流浪者虛實難分的自述影像,不說而破地呈現社會制度、價值觀二分的愚昧狀態。

《停泊於車站的愚人船》採集多位流浪者的故事,拋出對主流價值觀的質疑。
圖片提供/劉玗

「當你在接觸不同族群時,熟悉的空間定義會被翻轉:車站不是一個交通樞紐,而是一個有各種族群結構的居所,這種認知衝擊會讓人像是掉入一個特定的時空,這與旅行的經驗很相似。」用作品來批判或推翻世界的既有認知,看來多麽符合藝術家積極反動的人設,但對劉玗而言更接近一種個人的天性——她總是想出發一趟將世界觀重組的旅行,而創作就成為不急於決定目的地的理由,帶她跨越學科、文化、地域或其他專業領域的框限,讓探索的過程本身成為意義,甚至是作品。

劉玗 Liu Yu/創作逐漸發展出一系列紀錄式田野的工作模式,從人類的視點、空間屬性的變化與物在體系中流動的身份,作為勾勒人類演進的過程。對照出當下社會或歷史結構中的時間切面,將日常熟悉嚴謹的體制、科學方法做一種模糊分界的重組工作。
圖片提供/劉玗

讓「敘事」成為作品主角,以視覺語言彰顯敘事方法

作品《假使敘事是一場洪水》藉由不同版本的洪水神話,讓「敘事」反成為探討的主體;作品形式以土偶裝置、投影、雙聲道影音組成,用三個章節演繹神話中的洪水意象、洪水與人類誕生起源的關聯等等。「我感興趣的是『敘事』方式本身能不能成為一種文化語言,就像每種語言的『文法』都不同,而這些文法規則本身就帶有某種民族特定的世界觀。」

故事內容是什麼並非最重要,劉玗想強調的,是說故事的方式;她用不同的人聲、節奏、字詞、畫面,呈現神話中充滿重複、斷裂、跳躍性的敘事方法,而那種近乎一種「意識狀」的內容質地,竟和當今大量而碎片的網路閱聽習慣形成某種共通性,「古老」與「當代」的敘事就此相連。

《假使敘事是一場洪水》,以洪水神話探究「敘事」的文化內涵、古今連結。
圖片提供/劉玗
圖片提供/劉玗

敘事關乎我們如何認知世界,那正是劉玗創作中不斷探討的主題——在已知之外,科學與非科學之間、主流秩序與脫序之間,存在著許多模糊的界線。

想像與客觀事實的距離其實很近

歷時四年累積而成的作品《珍奇櫃》,劉玗以 17 世紀的生物學家 Rumphius 為主角。在林奈發明「二名法」、建立普世使用的物種系統之前,Rumphius 在罹患青光眼的全盲狀態下,倚賴觸、嗅、味覺等記錄了大量物種資料。「他記錄的方式使用比喻、敘事、甚至擬人或擬物,這些文字就像他用上全身感官去感知環境所書寫下來的詩句。對我來說,這很接近某種創作的狀態。」劉玗透過資料搜集、紀錄片拍攝摸索 Rumphius 的輪廓,並以他出版的《安汶珍奇櫃》文本為基點,繪製了數十張「物種」圖像,帶著介於生物與非生物間的奇異感。

《珍奇櫃》透過資料搜集、紀錄片拍攝、圖像繪製,反思科學裡的感性想像。
圖片提供/劉玗
圖片提供/劉玗
劉玗以 Rumphius 出版的《安汶珍奇櫃》文本為基點,繪製了數十張「物種」圖像,帶著介於生物與非生物間的奇異感。
圖片提供/劉玗

「Rumphius 雖然失明,對於物種描述的文字卻充滿視覺感;但如果你沒有看到生物圖片,那些描述在腦中形成的生物圖像會是另一種狀態。我覺得這些文字與視覺想像間有種很直覺的感官。」這位科學家以主觀的想像力間接建構了客觀認知的世界,換言之,在科學事實裡,其實可以存在想像與創造的餘地吧?

理解與研究的過程成就作品本身

突破觀者既有認知不是容易的事,但劉玗說故事的方式總讓人輕易卸下心防,她的作品形態靈活多元,囊括但不限於錄像、裝置、文字繪畫⋯⋯。除了就讀研究所時選擇複合媒體組帶來的影響,雕塑系的所學背景,讓她特別在意「空間」的狀態。「我認為觀眾所在的位置與情境是一個很重要的作品條件,這應該是作品內容的一部份。除了影像,更要將觀眾吃進作品裡面。」

劉玗的作品常奠基於某些「事實」,那意味著她必須投入大量的資料搜集與田野調查,而她也試圖將這些搜集、閱讀、理解、重整的思考痕跡,在作品形式上顯露出來,像是化為影像作品中的拼貼、並列、解構、重組、斷裂、模糊。「我嘗試用較感性的方式連結這些材料,找出一些關係與流通的可能,也可以說是我在嘗試如何理解這些人事物。這些理解不會只是單一的意識形態、歷史切面、人類視點或二元對立,而是一種流通在其中相互影響的『力』。」

以土偶裝置、投影、影音呈現的《假使敘事是一場洪水》,展現劉玗靈活多元的創作型態。
圖片提供/劉玗
《停泊於車站的愚人船》是劉玗歷時多年田調採集完成的作品。
圖片提供/劉玗

劉玗以「遊魂」比喻藝術創作者既自由又孤獨的狀態:「當你接觸一個特定的族群或特定的領域,往往沒有多少人知道你在做什麼,但藝術家的身份卻被允許進入,而這確實也讓藝術創作者能夠更沒有框架的去經驗這個世界。」被近乎完善的作品形態說服、被認知以外的遼闊衝擊、被另一種尋找答案的路線吸引,我們幸而在劉玗分享旅途的眼睛裡,想起對未知保有的質疑與渴望。

Liu Yu 劉玗:liu-yu.net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加LINE好友
林亞璇 / 採訪編輯
與我聯絡

Art 未來藝界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 追蹤我們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
  • Follow Podcast
>>管理我的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