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電子報

裸體自拍做公仔、刺青貼紙探討社群的虛實自我!旅美藝術家 John Yuyi:自己之於世界是最好的題材

2021/10/06 | | 林亞璇

「身在social media中,必須當不拿無臉男金子的千尋,時時刻刻對抗近在眼前的誘惑。」——John Yuyi

創作是我逃走的方法。

長到三十歲,小江說自己格格不入的個性好像從來沒變過。出生平凡家庭,在畫室裡塗抹素描水彩長大,時尚是她的啟蒙,想在世俗定義的德智體群美樣樣好,又想特異獨行耍酷。大學進實踐念服裝設計,畢業後到紐約吳季剛工作室實習,認知到自己沒有當設計師的天份,更想當創造有趣內容的 Stylist。直到 2015 年真正取得藝術家簽證落地紐約,在異鄉的無數焦慮孤獨、鼓起勇氣、刻意疏離中持續創作,陸續被許多國際大牌、時尚精品、媒體看見敲門合作。獲得矚目不是偶然,她從來不限制自己做任何嘗試或成為任何樣子。

John Yuyi/1991 年生,畢業於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定居於紐約的台灣視覺藝術家。使用網路與社交媒體作為其創作平台,作品主要以攝影呈現,鍾情於探討當下與他人生活與文化的連結,反映出內心情緒和躁鬱症及對現代社會的觀察。已受邀與國際品牌如 Gucci、Nike、Maison Margiela、KENZO 等合作,2018 年被《富比世》雜誌評選為 30 位亞洲三十歲以下藝術人士。
圖片提供/John Yuyi

用有趣的方式,挑戰群體的習以為常

日前小江在 Instagram 釋出兩支與日本女星水原希子合作的短片,也是她首次身兼導演與造型的動態作品,其中一支「How to photoshop kiko」結合小江擅長的刺青貼紙(temporary tattoo),以身體作為 PS 的作業區、手指為游標,在盡可能不做後製的前提下,用近乎「土炮」的現場拍攝,模擬膚色提亮、眼睛放大、嘴唇上色、去痘美肌等修圖過程。找一個「近乎」完美的漂亮女生,演繹 social media 背後真假難辨的塑造,是小江再一次透過吸睛趣味丟給社會的反思題。

〈How to photoshop kiko〉用小江擅長的刺青貼紙,探討數位時代的虛實自我。
圖片提供/John Yuyi

因為疫情滯留在台灣近一年半,她完成了一直想做吊卡娃娃的心願,將持續三年多的行為創作「機上廁所的裸體自拍(Naked Selfie On Airplane)」實體化。在形同公共空間的飛機上、塑膠門隔出的短暫私領域中,迅速脫光留下一張自拍。問小江那是什麼感覺?「就像講了一個好笑的笑話但只有自己聽得懂,嘻嘻嘻。」她的語氣像是剛才自拍完,裝作若無其事地回到座位上。

「機上廁所的裸體自拍」吊卡娃娃,將持續三年多的行為創作實體化。
圖片提供/John Yuyi

藉由自拍與社群上的抽離,誠實地釐清自我

無論是作為吊卡娃娃原型的自己、鏡中裸身纏上捲筒衛生紙的自己、臉上貼滿刺青貼紙的自己⋯⋯,影像上傳 Instagram、成為作品或商品,之於小江都很抽離。「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很裸露,看到別人穿很辣還會覺得好敢!」探究為何要將自身置於作品中,一則來自將作品與自身形象連結的意識,鞏固無法複製的的標誌性,其他則更接近對天生性格的妥協。「我很容易覺得抱歉,不太擅長和別人一起工作,拍自己最直接,也最輕鬆。」難以忽視將自身需求和標準賦予他人的虧欠感,反過來面對自己的時候,她總覺做得不夠,還不夠好。

今年初第一次在台灣舉辦個展《目不見睫 Eye Sees No Lashes》,小江嘗試將過往的平面作品以立體裝置呈現,對她而言是一場過癮的學習。例如那只高 2.4 公尺、留著一頭藍色長髮的人偶,身穿長裙落地散成一張臉;光是如何讓非平面的雙眼接縫上頭髮,就費了好大一番功夫計算與打版。藍色頭髮標記著小江在紐約的某段時光,地上的那張臉是她,仰頭只看見自己的背面,目不見睫是對自己的揭露和反諷——要求完美的強迫症,在他人眼中是不是一個巨大的盲點?藉由不合常理的畫面錯置、載體的轉換,每件作品以古怪的可愛濃縮了質疑、焦慮、愛恨、壓抑等意識,觀看同時彷彿也被那些意識給檢視著。會不會其實並非目不見睫,我們可能只是不想看見而已。

大型裝置作品〈目不見睫〉,以標誌性藍色長髮影射自身在他人眼中的形象。
圖片提供/John Yuyi
〈那一葉,我們眼神交會〉。
圖片提供/John Yuyi

把自己視為一支股票,social media 是機會也是陷阱

小江對自己與對世界的敏銳度,來自她是一個徹底的新聞控。「我很喜歡社會研究、歸納趨勢,那好像也讓我更知道方位。有點像是把自己的職涯視作一支股票,看新聞去感受這支股票的走向會如何。」身為 social media 浪尖的一枚藝術新星,她深知速度感與數據海會令人迷失,「你必須清楚分辨是在做帶有意識、自己喜歡的作品,或只是很速食地餵養社群上的觀眾,稍有偏差就會影響到自己的定位。我有時很討厭 Instagram,你必須要當不拿無臉男金子的千尋,時時刻刻對抗近在眼前的誘惑。」

(左)〈你只看到我〉,在隱形眼鏡中填滿人影,呈現愛情裡近乎窒息的佔有慾。(右)〈愛你愛到殺死你〉,用在日本百元商店買的刀子,乘載愛意的極端想像。
圖片提供/John Yuyi

social media 讓機會變得公平,頭銜也變得輕取,人人都可以定義自己為藝術家,但在小江心中那個界定的標準無關追蹤數字、辦展經歷,而是在抽掉這些之後,能不能真正留下什麼。「我很崇拜默默花很多時間做一個作品,只為了實踐自己想法對抗世界的人。」在快速變動的時代裡,她期許自己保持誠實和叛逆,不再緊抓著靈感與能量空窗的焦慮,相信念念不忘必有迴響,藝術的路很短也很長。「藝術的未來會走去哪不知道,我只能把這件事當作生命中平衡的方法。」

John Yuyi Instagram:instagram.com/johnyuyi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加LINE好友
林亞璇 / 採訪編輯
與我聯絡

Art 未來藝界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 追蹤我們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
  • Follow Podcast
>>管理我的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