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專訪】金馬 58 視覺總監劉耕名: 把細小的斜槓線拿掉,擁有全光譜新身份

2021/12/13 | | 林佳蕙

甫落幕的金馬58,典禮舞台與多支虛實莫辨的入圍影片大獲好評之餘,用來貫穿全局的幾何小金馬也令眾人紛紛敲碗出周邊,這一切都來自不被身分畫限的Bito團隊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8(Order.) 自由之境:我們身邊的平凡大事

今年開始我們帶領不輕易被定義的一群人,做全光譜的整合設計,這就是我心中的大事。— 劉耕名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你可以叫我劉導,但那只是我其中一個稱呼,我可能明年就去做完全不一樣的事情,把自己蓋的那道牆拆掉。」Bito甲蟲創意的創辦人暨創意總監劉耕名,回顧這一年和團隊夥伴們一起執行的各式案子,從年初在倫敦設計雙年展以《Swingphony》為題所策劃的台灣館、乃至近期為「新竹光臨藝術節」的《光之島》作品製作的大型光雕投影動畫、以復古的「Jet-age Fantasy」概念為餐廳RAW設計城市產品,直至在國際上引起話題的金馬獎主視覺,隨著觸及的領域越來越廣,使用的製作技術越見多元,每個員工的探索範疇也隨之累積。

為達到工作目標而具有的身份,過去常以斜槓的方式同時標示,他是創意總監/藝術指導/導演/策展人…,但他認為這些名詞之間的斜槓在疫情後的氛圍之下,都該被抹去。「這個新秩序不像以前是一
條線,很多界線要被打破,很多事情得被重新定義,可以是某種漸層式的樣態。我們是以影像為主的創意公司,可以從很多方向切入,所以這個團隊才會有這麼複雜的組合,結合各式各樣不同背景的創意人才。我們今年開始做全光譜的整合設計,帶領不輕易被定義的一群人,這就是我心中的的大事。」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成為創造記憶的感受製造所

在辦公室一角臨時搭起的小型攝影台上,Bito的設計師們正忙著利用以3D列印出的「金馬」立體字進行創作。在動態中被重新詮釋的漢體字,有著讓人耳目一新的新鮮感,在國際設計圈裡引發注目。在本屆金馬獎的入圍影片中,很多畫面乍看之下以為是3D動畫技術呈現的作品,竟是攝影機拍攝的結果,「現在沒有什麼界線,我們可以用實拍的方式,卻讓它看起來像3D,也可以把3D處理得很像實拍的效果,藉由探索影像的各種可能性,我想玩的是能顛覆大家視覺經驗的東西。」

劉耕名笑著說,他就是要大家意想不到!在Bito的創作流程中,實驗以及Craft是不可或缺的一環,而這一次他們便是利用鏡頭的推進,讓影像呈現時而清楚、時而模糊的效果,「去年大家都在講新日常,在這之後,很多東西都在今年被重新定義,這次主視覺的主題就是『重新檢視、重新對焦』,重新尋找彼此之間的距離,所以,我們就在攝影機裡玩焦距,模糊或清楚,這真是的很適合疫情後的概念!」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呈現創意的方式有千百種,但他很清楚Bito想追求的並不是喧騰一時的炫技效果,設計的思考,永遠得從事物的核心出發,「感受很重要,我們到底想讓觀眾帶走什麼?我們做一件事情,會先設定這件事要傳達什麼訊息,接下來的設計都會緊扣這個主題進行。」無論是動態作品、活動或展覽,在靈感創發的最初,他們從不只就視覺切入而已,音調、節奏、空間、氣味,甚至觸感都是他們思索的重點,「Design Feeling是我們公司的心法,感受最重要,再美的東西你都可能看過就忘,唯有你真正有感覺的事物才會留下,而我們的工作就是牽引你的感受。」

形塑台灣生活節奏的日常動作

而倫敦設計雙年展的台灣館,便結合了廟宇和音樂這兩種讓他在生活中十分有感的經驗。執行這個案子的時候,正值全球疫情肆虐,台灣在這樣的考驗之下,相對顯得安穩,他因而有了想藉作品讓台灣對全球發出正向訊息的念頭,他說:「我是萬華長大的,從小到大周邊環境就是大大小小的廟,經過就會拜一下。我覺得拜一下這件事,不管你的宗教是什麼,就是一個習慣,在台灣不管是入厝、每逢初一十五,或是開工前都要拜一下,那就是一種重複的力量。」

他認知廟宇參拜是華人特有的文化,而台灣的自由環境,更是讓源自閩南的民間信仰在此發揚光大,到處可見各式各樣的廟宇。橋下、市場裡有廟,某兩棟大樓之間也可能有間狹長的廟,連行至高山,在最美的山頭上也有間廟,他認為重複的參拜和相信的力量,形塑了塑造台灣生活的節奏感。而小時候姊姊學古典樂會使用節拍器,那不斷重複的聲響在他腦中留下深刻的印象,在展會以「共鳴」為年度主題的前提之下,他認為兩種意象可以巧妙地有所結合。

「廟宇是最厲害的沈浸空間,每次一走進去,你的心境就會改變,這裡面有香味、燈光,還有很儀式的東西。《Swingphony》談的不是宗教,是信念,而宗教的本意就是叫人要有正向的意念。」深入研究之後,他也發現一排節拍器放在共振平台上,就算本來是不同的頻率,在某個瞬間的擺動都會變得一樣,那是真正的物理共振。而他認為信仰和相信的力量會互相牽引的,兩者概念接近,因而選擇在節拍器上以紅點呈現燃香的意象,「我覺得設計師就是能讓希望有形或視覺化的人,走進這個沈浸空間後,你會感到平靜,你可以在裡面待著,觀察所有節拍器共振的那個時刻,之後它們又會自然分散,沒有規則。」達成共振有時只需十秒,有時候則長達兩分鐘,他認為這也很像人類的歷程,大家在某個時間點達成共識,又因為某個意見而異離,週而復始。在此,大家可以各有體會,然後帶走真正屬於自己的感動。

把ME變成WE的設計師

從事設計工作多年,他從不自我設限,若追求「實驗好玩」是他從沒改變過的事,他也直言自己也在二十年間歷經蠻多心境上的轉變。2004年,他在紐約做Motion Graphic動態圖像設計,成為全世界上從事這個領域的第一批人,他們所做的MTV電視台特效作品,引起仿效,「在那個時代,只有我們做的東西會動,所有廣告都往這個方向走,我們定義了什麼是Motion Graphic。那時候就是要酷炫、奪眼球,只求彰顯自我,整個感覺非常張牙舞爪。但這些年來,我學會從只思考我,到思考你,也就是ME變成WE。但是當我們站在人類或是地球的角度思考,看事情的會更不一樣。」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隨著自身面臨的狀況不斷進行對焦與聚焦,對他而言是時時得持有的態度,人際、工作或是生活方式,都得常受檢視。而在今年的疫情期間,無法如過往進行頻繁的國際旅行,多了在家裡的時間,他便把焦點挪移至自身的健康和家庭生活之上,「我重新檢視自己的健康、家人關係,重新梳理什麼樣的人事物對自己是重要的,我開始認真運動,也有了第一次的露營。以前常跑歐美、日本,回來快十年,沒有好好探索過台灣,以前我念的是昆蟲系,我其實很喜歡山林,帶著家人旅行,讓我又看到台灣的美。」

上個月,他才從二十年間沒有再訪的阿里山回來。他想起當年在樹林間實習的情境,在深山的夜裡,昆蟲系的老師會架起布幕並打燈,「甲蟲就會從對面的原始森林飛三天過來,這就是原始的趨光性,哪怕飛到目的地才發現那只是一盞燈,這個意象很像我們,勇往直前往光的方向飛,就算不知道前面會是什麼,還是會奮力嘗試。」這是當初他把公司取名為「Bito」(Bito為取自甲蟲英文Beatle的近似音)的由來,如今,他們也還是不斷地前行,未來的光束在遠方閃爍,他們的路途還很長很遠,而這一路上,他們會創造各種不同的飛翔光景,豐富眾人的生活體驗。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劉耕名
Bito 創辦人暨創意總監,拿下紅點、iF,五度站上設計界最高殿堂 ADC Awards,勇奪全球設計獎項大滿貫、為國際 Motion Design 指標人物。擔任第 58 屆金馬獎、第 28 屆金曲獎以及連續 5 屆的金點獎視覺統籌,以全光譜設計整合打造超越視覺的感官體驗。現專注於品牌形象重塑、大型典禮視覺統籌、全光譜體驗設計。全球合作對象包括Disney、Mercedes-Benz、BMW、Netflix、Apple、Freitag 等。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8(Order.)自由之境:我們身邊的平凡大事 更多內容請點此試閱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相關標籤:
追蹤我們 加LINE好友

ORDER・自由之境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