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teikoukei© Shopping Design

【專訪】編舞家黃翊:我著迷的世界是 —— 機器人和人類一起泡咖啡

2022/01/05 | | 廖昀靖

黃翊工作室+創辦人黃翊,身兼藝術總監、編舞家多身份。自八里排練場搬了家,2021 年初進駐松菸,在開放式的排練空間開起咖啡館,持續擁抱更多未知的可能。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8(Order.) 自由之境:那些我們身邊的平凡大事

可能,我存在於世界上能夠貢獻的價值,就是在科技和藝術之間的平衡。

一上座,黃翊隨即端起桌上「庫卡」剛做好的咖啡。他端詳著,說剛剛好像瞥見有一杯的 Logo 反了。 「 但應該是舞者放反了,或是我看錯了。」因為機器人不會犯錯。

庫卡,是一台「工業機器人」,過去的作品中,黃翊曾和庫卡共舞,現在庫卡成為「小螞蟻與機器人咖啡小酒館 」的咖啡師,精準地替來客獻上一杯有溫度的飲品。

攝影/teikoukei© Shopping Design

一間咖啡店的開幕,對黃翊工作室而言意義非凡,它彰顯著這個舞團要做一件「 很奇怪 」的事。「 找不到這種案例,我們不是一個劇場的附屬咖啡館,而是整座咖啡館都是作品的一部份。」這是黃翊工作室的新家,是排練場、劇場與研發空間,也是一間未來咖啡館,迎接所有可能的到來。

未來咖啡館

2019 年黃翊工作室搬離租了六年的八里排練場,這是一場戲劇性的別離。「八里很漂亮,從排練場可以看到出海口,除了那個意外的問題,一切都蠻好。」黃翊口中「意外的問題 」是犯罪集團的藏匿。

「有一次我們在排練,聽到他們捲鐵門的聲音。音樂還在放,但動作都停了,沒有人敢發出聲音。」當時黃翊決定繼續假裝排練,如果突然中止、離開可能會更危險。「那一次之後,我就決定,一定要搬離。」

舞團要搬家不是容易的事,排練空間要夠大、夠高,周圍更要耐得住聲響。快速離開八里,在關渡找了一個社區租處排練《小螞蟻與機器人》。「在這個十多坪大的空間,排練一個要放上國家戲劇院舞台的作品,其實有點吃力。」

攝影/teikoukei© Shopping Design

2020年申請到松菸駐館,2021年一月他們正式搬入。鬧中取靜,可以安靜的研發與排練,也可以敞開大門與來客交會。保持門常開,並不是表演藝術的常態,「表演藝術一直都是相對封閉,我們想要試著把門打開,讓更多可能性走進來。」一直以來他也習慣演出的特性像一場豐年祭,「你耕耘很久,在收成的時候,大家在同一個時間相聚,同時來,同時離開。但現在,我們保持開放,擁抱新的可能性。」在原本縝密規劃的架構中,開闢一塊接納未知事物的空間。

「兩週前,這裡賣出第一杯咖啡。也是那天唯一一杯,是一位完全不認識我們的新朋友。隔幾日則收到包下咖啡店的邀請。」黃翊享受這種開放自由帶來的未知,原來守著一家店的感覺是等待與相信。「我也是這樣開始的,這跟創作一樣,都是從零開始。」十年前成立黃翊工作室,觀眾人數從小劇場到填滿大場館,慢慢增加。「咖啡店也是這樣,一定是從第一杯開始的。」

攝影/teikoukei© Shopping Design

具備所有專業咖啡館有的一切,但沖泡咖啡的是機器人,端上咖啡的是舞者,而整個咖啡吧台和桌椅,都是符合巡演規格邏輯而生,要美又要輕盈好搬運。「我希望找到一種讓作品延續的方法,而不是演完,它就被關在倉庫。演完,作品可以在另外一個空間,延續它的生命。」

他形容這是一群藝術家在營運的「特別的咖啡店 」,一處可以讓各種人聚集,交朋友的地方。「我們會繼續在這裡玩一些好玩的事情。」

送禮物的人

表明咖啡館並不負擔營運壓力,並持續保持開放的任何可能。這道穩定感,源自於黃翊長年對團務營運有清晰的掌握。「我非常非常感謝我的第一位贊助者高文宏先生,他教我的一切讓我度過這所有考驗。」

2010 年,黃翊發表作品獲得高文宏會計師的支持,他知道會計對於營運團隊的重要,便向高文宏請教學習。「他幫我開了書單,幫我上初級會計,教會我財務三表以及對資產負債等觀念,如何把所有數字做最適當的處置跟風險評估。」 這些藝術家的弱處,黃翊面對它。「我以前其實連五月要報稅都不知道,都是我媽幫我報的……。」

有了這些工具,黃翊更能冷靜客觀的判斷「挑戰」和「困境」。「對我們來說,疫情是『挑戰』,它是大環境影響的暫時性影響。這不是因為沒有競爭力而發生的『困境』。它會恢復正常,即便評估可能要花四年以上。」面對國際巡演全數取消,2020、2021年收入只有正常時期的三分之一。加上搬家,租金比起八里翻了兩倍以上。光用想像,壓力山大。但黃翊不只用想像的,他走進這些數字中,爬梳、整理,找出可以面對的數字邏輯,謹慎營運。

攝影/teikoukei© Shopping Design

「說不焦慮是騙人的。但 2022 年的三月,我們國外巡演的排程就會開始運作。國際巡演的邀約都沒有停的。國內未來會有藝術節的一些計劃,還有定目劇。」營運面算好了,舞團可以繼續走下去,甚至有力量蛻變新的樣態,剝除不安,反而有更多期待。

穩定營運,那人心呢?疫情期間,黃翊工作室的全職團員十位,沒有裁員也沒有人被減薪。「三級警戒時,我們雖然不能排練,但我們沒有停止工作。因為我們每一個人,都有除了舞者身份以外的另一項專業。」

舞者出身,學寫程式、工業設計、企管,黃翊清楚多元能力帶來優勢。「會不同的東西,能成為豐富舞者的身份的養分,帶來更多能量。透過用不同產業、領域的觀點來看舞蹈、藝術。」黃翊希望他的團隊有創造不同可能性的空間。因此,每位團員會有一年以上的時間嘗試,由黃翊給工作坊,寫程式、攝影、剪輯、工業設計,通通學一輪。「學完,就放著。兩三個月後, 沒有人要求,你會看到什麼人繼續在玩某一件事。那就是它了。」

有點像在抓周?黃翊笑稱是,「我有點像家長在觀察小朋友到底想學什麼,丟出很多玩具,讓小孩自己抓……。」拋出去的玩具會回到作品上,幫助舞者成長的同時,作品也能跟著成長。「我很開心,我現在可以把這些東西像禮物一樣,一個一個送出去。」像當年高文宏先生送給黃翊會計、營運這份禮物,現在黃翊也成為送禮物的人。

「整個咖啡館的經營只有我自己是做不到的,例如為了營運,順文去考了丙級廚師的證照。我都說,你如果沒考到,我們就不會開喔……。」不能排練,所有人立刻切換專業,持續上線工作。「 沒有疫情時這是我們團的特色,以及有趣的營運模式。疫情下,它變成我們的競爭力。」會計基礎和團員們的跨領域能力,在疫情期間替全團定錨,沒有人被吹散。但其他舞者可能就沒這麼幸運。

攝影/teikoukei© Shopping Design

「年初,我們徵選專案舞者。 142人來參與徵選。可是我們只有約 7 個名額。看到其實很擔心。我們的產業需要更多機會。」 這個情景下,黃翊決定在週末無償開放芭蕾暖身課程,提供 freelancer 專業舞者一個可以維持身體能力的空間。「 我的經驗告訴我,許多事可以從這個起點開始。」

舞者的能力無法用寫履歷表達,沒有看過他跳舞,不會知道能不能成為合作對象。拓一個空間一起跳舞,就有許多機會能在其間滋長。此外,一週一次的專業課程可以維持舞者的身體能力。當機會出現時,身體才能是備戰狀態。

「我們有沒有能力,再多做一點點?」除了芭蕾課,還開設產業升級工作坊。「如果 freelancer 舞者想要送企劃,他們會編列預算嗎?多半不會,因為學校普遍沒有教。」黃翊開設免費課程,每週以不同主題協助舞者自我學習。「學校目前仍缺乏藝術家進入產業時,藝術以外的行政能力。我們盡可能提供,這些事情我一直覺得,是非常必要的。」

科學家與藝術家對坐

黃翊稱團一直是外銷單位,常常一整年下來沒有任何一張票賣在台灣,都在國外巡演。「但我也在檢討,我的家人常問我,什麼時候才看得到演出?」試著不要把所有市場都放在國外,有沒有可能與台灣有更多連結,而且是以新的姿態?——定目劇,是個嘗試。

定目劇《小螞蟻與機器人咖啡小酒館》從募資,中間碰上疫情中斷計劃,終於預計在 2022 年初開張。希望在台灣有一個家,除了開門迎接台灣的觀眾外,也擁抱世界各地來台灣觀光的國際旅客。「 我們一直都做國際巡演,有沒有可能,外國人到台灣來,可以來看這部具有台灣「科技島」特質的定目劇?」

「如果不這麼做,我們永遠都還是和過去的營運模式一樣,國際巡演、委託創作,我期待一些新的事情,新的商業模式能發生。」一場定目劇限額十二名觀眾,每一個座位都是最佳視野,「沒有人會被冷落,每個人都會被照顧的非常好 」。以定目劇營運模式規劃,五萬元就能夠包下一場演出,並開放更多結合的可能性,讓期待擁有獨特體驗的個人、品牌都能找到合適的定位。

攝影/teikoukei© Shopping Design

定目劇中,機器人和舞者一起泡咖啡,而非由機器人全盤處理。黃翊說他不想讓人有「 人類被機器人取代 」的聯想。「 我是看小叮噹長大的人。我著迷的世界,是人跟機器人就像大雄和小叮噹的關係。我們是關心小叮噹的,小叮噹是關心我們的。」

牆面上投影著海浪,「那是鎌倉的海,以前旅行時拍的。」咖啡館的情境假設在遙遠的未來,窗外的景色都需要靠科技虛擬建構,替人類挽留住最眷戀的風景,像黃翊遇過的這片海。而空間中的椅子也暗藏符碼。「其實這張椅子是 Pina Bausch 作品中常出現的椅子,法蘭克福椅。另外這張是愛因斯坦喜歡坐的曲木椅。他們是我很欣賞的藝術家和科學家。」

藝術家的椅子,科學家的椅子對坐。舞蹈的感性,數字的精算互相承擔,黃翊把藝術跟科技的連結以內斂的方式,藏在咖啡館裡。「可能,我存在於世界上能夠貢獻的價值,就是在科技和藝術之間的平衡。」這是黃翊的場景,虛實相間,科學與藝術一起喝杯咖啡。

攝影/teikoukei© Shopping Design

黃翊
黃翊工作室+創辦人暨藝術總監。2014年首位國家兩廳院駐館藝術家。2017年登上TED年度大會,其官方開幕演出影片已逾50萬全球點閱,獲得CNN、時代雜誌等國際報導。2018年為台灣首位受邀赴巴黎夏佑宮劇院駐村藝術家。 作品《黃翊與庫卡》、《地平面以下》、《長路》連續獲得國際表演藝術協會(ISPA)「年度最受矚目十大新作」肯定。2021年《小螞蟻與機器人》獲國家表演藝術中心三館委託製作,並於松山文創園區推出定目劇版本。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8(Order.)自由之境:那些我們身邊的平凡大事 ,更多內容請點此試閱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相關標籤:
追蹤我們 加LINE好友

ORDER・自由之境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