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確定創作是一輩子想做的事,那些爭執、困難、挫敗都不再是問題—專訪SML黏黏怪物研究所

來自韓國的Sticky Monster Lab黏黏怪物研究所(以下簡稱SML),是一支成軍十年的創意團隊,作品橫跨平面設計、動畫、公仔、商業設計,更是許多國際知名品牌,如Nike、Nissan、IKEA、Samsung的合作對象。他們創造出的黏黏怪物身型有如花生,面無表情卻裝載著鮮明的靈魂。在SML來台舉辦十週年特展之際,我們訪問到兩位團隊主腦-FLA和BOO。從兩人幽默爽朗的言談間,似乎慢慢能夠明白,怪物們身上渾然天成的溫暖與療癒感是從何而來。

我們就是Monster

黏黏怪物們的線條簡單,面容情緒近乎平板,卻因為「不完美」的特質,而擁有人性的靈魂。肢體殘缺、內心孤僻、生活不順利……,看著可愛的怪物們發展出黑色幽默、甚至有些殘忍的荒誕故事,總會被其中透出的深刻反差感,以及憂傷張力深深觸動。「許多人問我們的創作靈感從何而來,其實都是我們實際體驗過的事情或感受。我們自己就是Monster,每個怪物都是我們的情緒。」

FLA和BOO將從小到大看過的電影、聽過的音樂,曾經感受過的哀傷與快樂、與身邊人的互動與觀察,融進自己的感受裡,形成一個個故事。因此,每一個角色創作都是從第一人稱、從自己的感受出發的。

2008年SML出品的動畫《The monsters》
©SML
2011年SML製作的MV 動畫《The Loner》
©SML
2011年SML為韓國樂團The Freaks製作的MV 動畫《The Loner》,靈感雛形正是來自FLA與家中小狗的故事。FLA也說,如果可以成為展場裡任何一隻怪物,他想成為Loner靜靜的坐在房間裡,以第三者的角度觀看來去的人們。
©SML

理念沒有對錯,但要明確並堅持下去,自然會遇到契合的人

FLA原本在電視廣告製作公司擔任插畫家和設計師,有次因為要製作動畫,需要增加插畫人員,上司覺得BOO跟FLA應該會很合,就介紹兩人認識。結果兩人真的一拍即合,遂在2007年一起成立SML。「我們發現彼此想做的事情很接近,即使各自分開去做同一件事,出來的成果也很類似。但因為我們成長背景、家庭不同,有時對同一件事還是會有不同的感受,這些不同就成了互補之處。」

雖然兩人的職稱一位是2D設計一位是3D設計,但其實工作內容沒有太明顯的區別。「大家很喜歡幫我們定位,這是什麼公司?這位是什麼職務?但因為我們是很小的公司,要做非常多的事,所以分工不是那麼明確劃分。可能我(FLA)在做動畫的時候,BOO就負責聯名產品或其他,但我們會不斷溝通、調整,不是說他就不會碰這一塊。」

十年間團隊經歷多次人員變動,但唯一不變的就是做怪物這件事。「當初我們因為想做自己想做的,所以成立了一個team,我們一開始就非常有信心能一直走下去,但是草創期的同事或許想的不一樣。理念不同沒有對錯,但理念不同的人很自然的就會離開。過程中,因為理念與目標比先前更明確了,所以後來加入的人理念也越來越接近。」從原先擅長平面設計、動畫製作的二人,逐漸加入負責公仔設計、財會、營運管理的夥伴,目前是個五人編制的迷你團隊。「我們很幸運的是,我們一開始是因為工作認識的,所以知道彼此在工作中是什麼樣子。如果一開始是朋友,再一起創業變成工作夥伴,可能就沒辦法如此。」

攝影=張家宜
《The monsters》角色設定的手稿
©SML

從一開始就堅信,這是一輩子的事

有些人因為SML與Nike合作的影片《The Runners》認識他們,Nike也成為SML開啟聯名及異業合作的契機之一。「如果我們以『開始賺錢』作為成功的定義,之前的潛伏期是5年,最初我們的獲利模式是把角色借給其他公司,類似授權。直到跟Nike總公司異業結盟,開始賺到第一筆錢,而這也成為我們開始聯名合作的契機之一。」不過在聯名合作的同時,SML也持續發表角色、做動畫,並不會為了這個契機而特別做什麼或改變什麼。

在二人輕鬆又堅定的語氣下,十年的漫長,都變成一段朝著夢想之光前進的浪漫旅程。「創業時我們有一個共同的理念,就是希望可以一輩子做這件事。因為很清楚要一輩子做這件事,所以過程中遇到的爭執、不賺錢、挫折,與這個目標相比,都不再是問題。只要想著要維持當初明確的信念,就覺得一切的困難都沒什麼了。」

聊到未來,FLA和BOO表示,希望可以減少異業的合作。「因為那個狀態下做出來的東西其實不全然是我們自己的,我們正在準備SML Life系列的作品,希望有多一點時間回到自己的創作上。」兩人一臉堅定又單純的說著「我們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與Nike合作的《The Runners》
©SML
與Nike合作的作品
©SML
與Nike合作的作品
©SML

多變的創作,不變的初衷

歷經十年,真實世界中的人事變了,黏黏怪物也擁有了自己的歷史與進化。隨著故事或創作者的心境變化,角色們從一開始外顯的形體殘缺,到現在紛紛長回手臂,轉而用比較隱晦的方式,刻畫心靈層面的缺陷,像是現代人的疏離或冷漠,怪物們的靈魂似乎變得更為深厚,也更有人性。

逐夢之路聽來似乎一片平順和氣,但兩人卻有點心虛的笑說,在擁有家庭之後,他們其實從未做好工作與家庭之間的平衡。「籌備展覽過程中,有時候回家很累就睡著了,迷迷糊糊中被孩子揪著頭髮吵醒,真是有點辛苦呢!」BOO的肺腑之言引來眾人發笑,也添上一番苦澀的真實。

FLA與BOO在訪問中不時相視大笑,並作出直率又真誠的回答,這般幽默的表現似乎難以與他們悲觀的角色、荒誕諷刺的動畫情節連在一起。但在小怪物們的身上卻總能感受到一股暖意,彷彿那張無表情的臉正對你說著「就算不完美也沒關係」的安慰話語。或許是因為小怪物們誕生於滿滿的愛之中,並裝載著FLA與BOO對人性的觀察與關懷,才能擁有如此矛盾卻溫暖的力量吧!

©SML

相關閱讀:
SML EXPO黏黏怪物研究所十週年展首站台北,一起走進M-City星球實境!


【一起去體驗黏黏怪物的星際旅行!】
訂6期Shopping Design 送 SML EXPO雙人入場券>>看展去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7
Jun / 2019

任性大人的生活指南

人生不要太用力,獻給每個想做自己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