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誌不只探討理想生活,更要有原創性與社會責任!專訪《nice things.》總編輯谷合貢

2019/10/04 | | Aly Lin

做雜誌至今三十多年,谷合貢就像個修行者,在內容爆炸的時代裡依舊不忘編輯使命,闡述「理想生活」意念的背後,是不變的媒體責任感與把內容做好的堅持。

誰かの生き方が、気づきになるような
ライフスタイルに、心地いい刺激を、
感じるような 媒体にありたい。

(從雜誌發現某人的生活方式,是自己心生嚮往的life style,因而產生舒心的感動,我們希望成為這樣的媒體。)

上月舉行的第三屆島作市集本次因應「選物的態度」主題,特別邀來了日本生活風格雜誌《nice things.》的總編輯——谷合貢,難得登台分享他的編輯與選品之路。《Shopping Design》也有幸能夠專訪到谷合貢總編,平時都是他在雜誌裡講故事,這次換我們來說說谷合總編的故事。

若要形容初見谷合總編的第一印象,該怎麼說呢?用紙本來比喻的話,比起雜誌,他更像是一篇散文,或是詩集,話語精簡而質樸,優雅地刻寫日常瑣事。當天他身穿橘駝色麻質上衣,臉上掛著淺淺微笑,說話總是緩緩的不疾不徐,像是修道者,沒有大太情緒的波動,但談起雜誌,他帶點滄桑的語調,說的內容又是極為濃烈,媒體的責任、雜誌的使命,引得我們連連點頭,讚嘆又佩服不己。

谷合總編輯總是細細聆聽我們的問題,並沈穩細膩地給予他的回答。
攝影/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為了出版心中理想的雜誌,25歲即獨立創辦出版社Medium

谷合總編出身自九州長崎縣西部的五島列島,高中、大學都在福岡就讀,在學期間已經萌生了寫作的興趣,想寫東西的慾望,引著他前往東京,從大出版社轉投入一間製作專門領域雜誌的小公司,但寫著寫著,他發現原稿用紙上的字句,逐漸喪失了自我的個性,於是冒出個想法:「那就出版自己的雜誌吧!」念頭一出現,毅然決然的獨立,年僅25歲即創辦了出版社Medium,回想來,已經是30年多前的事了。

雖然谷合總編謙稱說當時創立出版社只是「有勇無謀」之舉,但在我們看來,他已經充分掌握了媒體的原創性,首先是出版了跨海文化專題的雜誌,接著陸續刊行了街頭潮流雜誌《Ollie》、《GRIND》與《PERK》,這些刊物都著眼於年輕世代,那個還未被齊頭式成人社會教育磨損,保有自我獨創性的純粹階段。正如同Medium的創社理念,他希望雜誌媒體乘載著是改變社會的意識,超越一般情報資訊的擠塞,與賺錢牟利的工具。

 

雜誌的意義是什麼?關於《nice things.》的創刊

談到「紙本雜誌的意義」谷合總編說,這是他在出版業界30個年頭,仍然在探索、尚在追尋的事情。因為雜誌的文學性既不如小說,娛樂性不似音樂、藝術、電影,資訊性更比不上網路快速,也並非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事物,那麼「雜誌存在的意義究竟是什麼?」他將這個複雜問題的摸索過程,具體實現在一個答案,也就是《nice things.》這本雜誌上。

《nice things.》的前身是名為《Body +》(2005年創刊)的美容瘦身主題雜誌,2015年後才換新裝,改版成為《nice things.》。未改版前,已經看得出來以健康、生活風格為概念的選品、選物底蘊,後期《Body +》的封面中,外國女性模特兒、簡單的標語、洗鍊的設計,也成為《nice things.》獨特魅力的礎石。

2015年剛改版的《nice things.》。
攝影/Aly Lin

 

內容產出全由編輯團隊包辦!解碼《nice things.》的編輯工法

現今的出版社大多人力吃緊,編輯部經常是搭配外部發稿的形式雙軌執行,但《nice things.》從企劃、採訪、寫稿、編輯到攝影,全是內部編輯團隊一手包辦,谷合總編說:「除了專欄是發給外稿之外,其餘都是由編輯部執行,為了是讓雜誌整體的風格統一,這樣的做法也能夠培養出好的編輯人才。」

 

以「利他利社會」原則嚴選受訪者,力求深度真實報導

《nice things.》每期的企劃與主題由谷合總編決定,再讓編輯部同事互相激盪出適合採訪的店家、創作者,最終由谷合總編依照「為消費者考慮」、「對社會有貢獻」的基準,選出13組受訪者。

採訪的過程也很特別,編輯會花半天到一整天的時間深入訪問,從店面、工作區域,甚至受邀至受訪者的家中,參與他們的生活,拍很多照片,捕捉最自然的一面。這樣的做法,讓編輯部與受訪者維繫著友好的關係,寫出的文章也像是在描述友人的故事,流露最真實的感受,還特意空出一處專欄給創作者發聲,也正因如此,《nice things.》嚴選的店家是絕對值得讀者信賴。

《nice things.》的編輯會花半天到一整天的時間深入訪問,從店面、工作區域,甚至受邀至受訪者的家中,參與他們的生活。
攝影/Aly Lin
他們會拍攝大量照片,為了在內容當中能呈現出創作者最自然的一面。
攝影/Aly Lin
文字內容的呈現風格也像是在描述友人的故事一般,毫無矯飾,甚至還特意空出一處專欄「綴る」給創作者發聲。
攝影/Aly Lin

 
而谷合總編在受訪過程中,不斷地提及「信任感」這個關鍵字,也是《nice things.》最終想呈現給讀者的任務和使命。「在資訊膨脹快速流通的社會,雜誌要做的不再只是提供「情報資訊」,而是『信任』與『感受』,讓讀者自行選擇產生共鳴的事物,最觸動、最貼他們內心的生活模式。我認為這才是雜誌應該要做的事。」

關於雜誌整體的內容呈現,總編說舒適簡單是最重要的事。
攝影/侯俊偉 © Shopping Design

 

從封面到內頁,給予最簡單舒適的閱讀感受

簡化情報這點,《nice things.》在封面設計上做得最透徹,沒有過多資訊,只有一名外國女性模特兒、誌名期數、加上中性的特輯標語,谷合總編說:「雜誌的封面是一扇門,一道入口」他希望讀者不要受封面訊息影響,帶著先入為主的觀點翻開《nice things.》,最好是純粹的、去身分化的,內容的文字與攝影排版也盡量做到最簡單,不影響閱讀。如此看似無所為的作為,實際上是相當困難的。

外國女性模特兒、簡單的標語、洗鍊的設計,也成為《nice things.》封面的獨特魅力。
攝影/Aly Lin

 

巧妙的廣告宣傳策略

廣告也是讀者們好奇的問題,困難的地方在於《nice things.》並非全然不為五斗米折腰,他們還是需要生存,維持出版社的收益平衡,但他們折得巧,折得清流,雖然最理想的狀態是沒有廣告頁,尤其是「近年來,紙本雜誌為了生存,感覺變相在為企業廣告服務,而不是讀者,似乎有些本末倒置。」谷合總編語重心長地說。

《nice things.》慎選合作夥伴,以一間為消費者著想,對環境友善、貢獻社會的企業作為唯一廣告頁。另外,《nice things.》也將廣告空出來的頁面,作為推廣地方文化的廣編宣傳,他們多是喜歡雜誌的忠實讀者,而主動提出合作邀約。封底的部分,《nice things.》精心置入介紹日本工藝品牌的單元「Made by Japanese Craftsmanship」,整體風格一致的簡約設計,讓人完全看不出是廣告。

《nice things.》希望合作的廣告廠商,都是對環境友善、貢獻社會的企業。
攝影/Aly Lin
多出來的廣告頁面,改為致力於推廣地方文化的廣編合作。這些報導也吸引到日本各地單位,甚至主動前來提出合作邀約。
攝影/Aly Lin
封底則是精心置入介紹日本工藝品牌的單元「Made by Japanese Craftsmanship」。把內容報導中的創作者藉此呈現在封底,成為一種別出心裁的廣告新形式,而且不一定收費。
攝影/Aly Lin

 

專欄設計也用心做出小巧思

《nice things.》設計巧思還不僅止於如此,每期卷頭總編的話旁邊,還有個很特別的專欄「詩的巡禮」,是日本當代年輕詩人ウチダ ゴウ(Uchida go)的創作,詩的特色宛如小學課本般全用平假名創作,「這種詩連日本人都很難讀懂,因為沒有漢字,資訊無法一眼讀取,需要朗讀出來才能感受,這或許就跟《nice things.》希望傳達的理念很像吧!」谷合總編說著說著,眼神變得溫柔。

卷頭專欄「詩的巡禮」,是日本當代年輕詩人ウチダ ゴウ(Uchida go)的創作。
攝影/Aly Lin
詩的特色是全由平假名創作,資訊無法一眼讀取,需要朗讀出來才能感受。
攝影/Aly Lin

 
此外,卷尾的下期預告頁面,也藏著一位藝術家,近幾年在台灣也非常受到歡迎,擅長手繪黑板畫的CHALKBOY,總編說「CHALKBOY總是能將我們的委託內容,加入許多他獨特的藝術美感。」從封面到封底,從卷首到卷尾,從採訪內容到廣編宣傳頁,《nice things.》看似簡單的表面之下,有著不簡單的態度,一頁一頁層層剖析,都是他對雜誌存在意義的最佳解答。

邀請創作者CHALKBOY為下期預告設計的頁面。
攝影/Aly Lin
作品融入了CHALKBOY獨有的創作美感。
攝影/Aly Lin

 

從雜誌到具體空間的延伸

谷合總編在訪談中強調《nice things.》不是一本強硬傳遞生活風格概念的雜誌,而是一本透過閱讀,與各樣人事物相遇,逐漸改變個人價值觀與生活態度的雜誌。雜誌只是一個引子,開啟故事情節的還得是讀者,因此,提供一個讓讀者實際接觸作品(物)、接觸編輯、接觸創作者(人)的空間也很重要。於是2018年《nice things.》兩處的選品空間相繼而生,一間是大阪的「TOMODACHIノIE」(朋友之家),另一間是東京的「nice things. STORY」。

大阪「TOMODACHIノIE」改建自一棟百年老屋,展示《nice things.》內介紹過品牌的選品店。
圖片來源/nice things.

大阪「TOMODACHIノIE」改建自一棟面向河川的百年老屋,氛圍像是來到朋友的那般輕鬆自在。東京的「nice things. STORY」則是位於Medium出版社的一樓空間,隱身在安靜的住宅區內,像是一本立體的《nice things.》,定期舉辦與雜誌相關主題的選品展以及交流活動,簡約敞亮的空間,構築起讀者、編輯、創作者之間由抽象到實體的互動,延伸了雜誌的概念,超脫了選品店的規格,相當有意義。

東京的「nice things. STORY」位於Medium出版社的一樓空間,隱身在安靜的住宅區內。
圖片來源/nice things.
店內空間像是一本立體的《nice things.》,定期舉辦與雜誌相關主題的選品展以及交流活動。
圖片來源/nice things.

 

編織一個理想的雜誌藍圖,也不忘社會責任與原創堅持

何謂媒體的責任?何謂雜誌的使命?谷合總編透過《nice things.》給了我們一個極近理想的示範,這也是他30年間持續摸索的過程,他說「雜誌」裡有「志」這個字,代表了「決意和志向」,也就是說明做雜誌的人,要肩負絕對的原創性和社會責任:「我希望發揮媒體影響力,感動更多的人,因為有些事不是我們想做,而是我們非做不可!」

正當業界都對紙本出版感到絕望時,谷合總編深刻的語調,堅定的原則,筆耕不懈,相信雜誌的存在價值,尋思更好的替代方案,像是醍醐灌頂般,直擊同為編輯的我們。最後問他出版工作能持續30年的秘訣是什麼?他維持一貫淡淡的說故事語氣:「如果可以我也想退休(笑),但每樣工作都有其辛苦之處,麵包店每日晨起桿麵備料,陶藝家每日持續創作,日夜不懈,編輯只需面對每月11次的截稿期,不應以此為苦。」

有他這句話,相信《nice things.》的理想雜誌藍圖,還會繼續編織下去,編織得更大,編得更為迷人。

《nice things.》
nicethings.jp

相關標籤: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