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電子報

專訪 半畝塘創辦人江文淵: 走訪都市造山計畫,讓自然回到都市,讓人走進自然

2021/06/11 | | 梁大文

建築是文化事業,不是商品交易,構築裡面是生活,外面是自然,有了對的光、對的風,以及情感記憶,自然有安頓身心的場所,好好吃飯喝茶過日子,就能養出文化來。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6「Live 宜居・移居

半畝塘創辦人  江文淵

台灣建築師,半畝塘環境整合團隊創辦人。1997年從建築設計起步,2006年跨足建設開發。從關懷土地及環境友善的角度切入,以人天共好為信念,開拓出國際級綠化建築及生態人文聚落。經典作品包括台中菩薩寺、紐西蘭南島佛光山講堂、新竹若山、臺中樸山村等。

這幾年,尤其疫情後,我們都從大自然尋找身心靈的解憂良藥:有人趁週末參拜台灣美麗山脈,有人到海邊感受島嶼之美,有人在家的陽台打造綠意盎然的角落,人類似乎都有股強烈的慾望,回歸本質,投進自然懷抱。

建築師江文淵與自然連結的方式卻很不一樣,20多年前他創辦半畝塘環境整合團隊,以人天共好為信念,突破台灣住宅建築的傳統脈絡,從關懷土地及環境友善的角度切入,「在都市造山,在里山造村」,把人帶回自然,建立回歸本質的自然生活樣貌,更教我們看到建築之於生活居所,之於大自然生態,原來能做到的,從來不只種種植栽增添綠意那樣而已。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研擬生態整合,在城市裡造山

這次採訪來到半畝塘竹北的「若山」,這幾座被綠意圍繞的住宅大樓,一直是竹北住宅的焦點,路過的人無不被高樓上錯落有致的大樹所震撼。走到「若山Ⅲ」的入口,沒有一般奢華豪宅的壁壘分明、拒人於千里之外感,蜿蜒的開放走道,引領著住客走到一樓的水池與綠樹花園,迎面而來就是一陣風的清涼。「在這裡我們不會使用慣行園藝,在夏天你能聽見蛙嗚,17樓也能看得見螢火蟲。」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建築師江文淵娓娓道來「若山」建案裡的各種看不見的巧思:錯落有致的陽台種滿台灣原生植物,包括櫸木、九芎與抗風的流蘇,降溫與吸收空污,也讓周邊生物跳島停留,「在低層的『野島』,就是要讓生物棲息產卵,每戶的陽台變成跳台,整個循環生態就在整幢大樓發生。」「若山Ⅲ」綠覆蓋率達至260%,有近24,000棵植生、254種生態物種入住,有蝴蝶、蜻蜓、青蛙還有都市難得一見的螢火蟲;大樓種滿植物的半戶外樓梯讓住客垂直散步,還特地在15樓的高空中打造一方泥窩,宛若在山洞裡歇息,還有頂樓茶軒外的露天花園教人豁然開朗的天地視野;「若山」從地景、生態、植栽以及生活形態多角度,讓活在都市住在高樓的人,也能享受山林野趣。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人要後退,傾聽,回應

雖說蓋的是建築,江文淵卻幾乎沒有談建築,講的都是傾聽回應,生態共存及古人智慧,也就是半畝塘節氣建築的理念。「古老智慧裡莊子說的天人合一,萬物與我為一;易經裡的生生之謂易,都是講宇宙生生不息。是一個循環的狀態,大自然是只能順應梳理不能控制,要順應在地環境特性,對環境、對文化、對生活所做出的良善回應。」江文淵亦強調「若山」並不是國外流行多年的綠建築,而是生態復育,「在台灣高樓種樹不容易。技術上已經克服,但難的其實是觀念。」

技術上他們整合跨領域團隊研發的思考,在規劃設計前,更在附近環境進行田野生態調查,與生態學者一起考察找出合適的物種;另一方面建構好環境,先導水再防水,並用上最高等級結構防水。「這其實都是科學與邏輯,只是要花時間花成本,資本主義時代看見的永遠只有錢,一切卻其實是跟子孫借來現在揮霍,生態並不可逆。梳理順應,保持謙卑,對生態尊重,才會找到答案。」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理水、理氣,向自然取經

但現代人看到植物滿滿又有池塘,多少擔心蚊蟲肆虐,面對這問題,江文淵選擇物理性的生態防治,展開與物種的對話:「小黑蚊會吃藍綠藻然後棲地產卵,我們便把它搬走,沒有了食源,牠們就不會產卵。」在古老風水學中,也常講到理水、理氣,講的其實就是梳理引導,向自然取經,創造讓人舒服的環境。於是他在地下室則選擇跟老天借風,「若山的地下室可能是全台灣第一個不用機械式排氣的大樓。南邊種滿植物並有進氣口以捕風塔引風,先透過樹跟水過濾降溫,增壓再以負壓排氣拉走。」過程沒有能源損耗,樹水過濾PM2.5,正負壓的物理性對流,提供了降溫與潔淨的進氣,甚至比電力抽風排氣還更有效率。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1997年江文淵成立建築師事務所,2003年成立營建事業部,2006年成立建設事業部,並發展成半畝塘環境整合團隊,一路走來的創業初衷,正是理解到建築營造產業在全球對環境的破壞,也對人文造成的傷害。身為建築人,他深信好的建築,對文化環境的復育也是能最快速帶來最長遠的影響。一念之間他決定由設計者進而成為開發商,掌握決策權蓋出理想中「人天」共好的房子,慢慢把這條路走通。

建築是文化事業,並不是商品交易,構築裡面是生活,外面是自然,有了對的光、對的風,以及情感記憶,自然有安頓身心的場所,好好吃飯喝茶過日子,就能養出文化來。

認識台灣風土,形塑理想的生活場域

「許多時候我們並不自知,但自工業革命以來,我們有著人定勝天的想法,人扮演上帝試圖控制一切,萬物為我所用。」環境自此開始崩壞,如何歸零,才是最根本要探索的哲學。「風土是建築的根源,昔日建築是生存問題,歐洲因著冬天氣候,因而有著保溫的厚牆文化,台灣是濕熱海島性的氣候, 又濕又熱的夏天,我們才有合院,有風廊,有遮陽,有主屋別屋,有聚落文化。」風土成就不同建築樣貌,將不適合的形式複製到台灣並不妥,因為不同的的環境因素,有不同的建築語彙。他認為自然、人文、生活、在地都很重要。「有了在地性,才能有寰宇性。」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面對都市人口密集,台灣80%的人口都集中在13%的土地,沒有空地種樹,既然都市集居無可避免 ,都市造山,進行立體綠化,是他為都市熱島環境下的第一帖藥。在他心中,真正理想的居所,其實在里山。「 里山是山走下來的山坳處, 有溪流濕地草原森林,生態密度都還在。我們都離開自然太久,長年開著冷氣,皮膚沒法自然調節就容易產生過敏,在大自然被蚊蟲咬了就不想再去。然而第二帖藥,正是要把人帶回自然裡去。」於是,在台中蓋了「樸山村」,逐步「理水」、「理氣」、「理綠」、「理生態」,復育生態,調節氣候,淨化空氣,吸引人住到里山過日子,築起一座當代生態人文聚落,讓離開了自然太久的我們,重新學習回到自然,找回對自然的關懷,與自然共生共息。

建築大自然的回饋,也是文化事業

有都市造山的若山,也有里山造村的樸山村,二十年來江文淵試著走一條非慣行的建築道路,問他覺得已蓋出理想的居所了嗎?「現在的成果已經遠超越我期待,這不是建築蓋得多好,而是大自然給我的回饋,我也能強烈感受到住在這裡的人的喜悅。」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就如他所言,建築是文化事業,並不是商品交易,構築裡面是生活,外面是自然,有了對的光、對的風,以及情感記憶,自然有安頓身心的場所,好好吃飯喝茶過日子,就能養出文化來。過去20年,半畝塘養出與自然和諧共好的節氣建築,將可持續(sustainable)落實在台灣生活裡,未來下一步,江文淵更希望從sustainable延伸至affordable,蓋出讓年輕人也能負擔得起剛剛好的住所。因為他深信,有了更親民的居所,生態建築的美與善,才能像綠樹般不斷滋長擴散出去。

攝影 / Jimmy Yang © Shopping Design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6「Live 宜居・移居」更多內容請點此試閱

Live 宜居・移居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 追蹤我們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
>>管理我的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