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電子報

【專訪 】如果音樂就是她的臉—命中帶火的人: ? te 壞特

2021/09/08 | | 林亞璇

比起星座,她更相信五行。「我屬火,外在溫順但內心很衝,想到什麼就會去做,創作的時候如此,當初選擇休學也是。」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7Art· 未來藝界:您的藝術家已經上線

製作・造型_Stanley Kuo 採訪・文字_Ya Syuan Lin 攝影_Puzzleman Leung 妝髮_Fiona Li 特別感謝 _ 遇・場PLACE


「我覺得自己像是身在漩渦裡,跟著直覺的流走,還沒找到真正想說的是什麼。」

攝影 / Puzzleman Leung © Shopping Design

如果妳是一件藝術品

「一幅小小的畫,掛在畫廊的角落,嗯……顏色不會是很鮮豔那種,畫裡可能是一棵樹。」被鮮豔的帽子遮去半張臉,巨大帽簷下壞特吐出溫吞但清晰的回答;在自己心裡的別人眼裡,她應該是小小的——只要小小的,像棵安靜的樹就好。

攝影 / Puzzleman Leung © Shopping Design

可她不再只是那棵原地等待的樹了。金曲獎走過偌大繽紛的藝廊、被這幅不甚完美卻真實的作品吸引,為她貼上32屆最佳新人獎的肯定。台上壞特全身粉紅、穿戴墨鏡帽子的招牌Look,難掩激動與緊張,拿獎後悠悠唱起那首混夾中英文和台語的〈seh ah seh〉,這幾年她繞啊繞的,想找扎根的所在,後來知道自己不用為任何風景停下,可以一直在路上,隨心之所嚮。

攝影 / Puzzleman Leung © Shopping Design

黑色單側雙口袋羊毛外套.黑色V領羊毛針織上衣.鸚鵡綠螺旋繞身皮帶
黑色牛皮長筒靴. 紫紅白鋯石純銀鍍金戒指.五件組鍍金純銀戒指
By BOTTEGA VENETA

命中帶火的人

在2020年夏天發行首張專輯《A Bedroom of One's Own》之前,壞特已經先與製作人陶逸群(Tower da Funkmasta)拋出五首單曲,有如一部部節奏輕快、餘韻深長的小品電影,不經意搔動聽眾好奇。專輯則更完整呈現壞特靈魂與實力,在Chill-hop曲風、Lo-fi底蘊中涵納爵士、藍調、放克、靈魂樂、嘻哈、拉丁等元素,歌詞則無痛流轉在中英文、台語、義文西文等多種語言間,壞特就像一個渾然天成的整合容器,讓那些系統下的劃分溫柔成為一家。

「音樂是我的藥,吃了就比較舒服。」

那種渾然天成的能力,是命格中的火帶她發現;比起星座,她更相信五行。「我屬火,外在溫順但內心很衝,想到什麼就會去做,創作的時候如此,當初選擇休學也是。」自言是在體制內不斷向前跑的那種學生,大二那年壞特突然想停下,用一段完整的時間到處打工實習,嘗試認知一個可以擁有不同可能的自己。她還重拾高中學過的吉他,音樂教室的老師帶她接觸爵士樂,深厚了日後唱作的血肉;但她並非對爵士一聽鍾情,只是慣於當那個完成老師交付功課的乖學生,努力把這個陌生的領域搞懂摸熟。是在看見樂手們即興演出(jam session)之後,她被那種充滿火花與可能性的能量深深打動。「爵士教會我自由,也深知在那樣的餘裕背後需要經過很多練習,才能變成彷彿直覺的身體反應。」

攝影 / Puzzleman Leung © Shopping Design

Multicolor 寬邊綁帶漁夫帽.Multicolor 迷你短洋裝.GG Logo 棉質長襪.極細馬銜鍊皮鞋 By GUCCI

那個安放自我的房間

爵士樂也讓她和製作人陶逸群結緣,時而她哼唱紀錄下靈感給他聽,有時則是他丟一段beat給她唱唱看,那段壞特還在醫院工作的時期,他們就這樣利用零碎時間,在兩個房間裡完成了她的第一張專輯。專輯名稱《A Bedroom of One's Own》除了指全程在陶逸群家中「宅錄」製作,也是壞特深夜窩在房間中,城市俱寂,她靈感最活絡、最專注的時刻,她可以把焦慮傷心惆悵都唱出,安放在這個私密的房間裡。

攝影 / Puzzleman Leung © Shopping Design

「有音樂就自在,上台進入音樂我就好了。」

於是她唱〈睡不著〉的難眠,把敬佩的女歌者都放進歌詞裡致敬一輪;唱〈Shadow〉裡的不安與恐懼難耐,有如殘忍的鏡頭直視推移;唱〈En mi cuarto〉的隱蔽安適,躲進房間就能離世界很遠。專輯11首歌聽下來一片舒心易入耳,細聽才知某些心緒深重,那是壞特關照內心、與自己和解的過程。「音樂是我的藥,吃了就比較舒服。」她也期待這些音樂能散佈療癒,就算聽了覺得孤獨也能成為一種陪伴。「雖然專輯做完這麼久,我仍不太敢相信在房間裡唱給自己聽的歌,可以被那麼多人聽到。」

攝影 / Puzzleman Leung © Shopping Design

可以唱歌就好了

雖喊說最痛苦就是想歌詞的時候,但她的創作歷程似乎行雲流水,一首歌幾乎來回修改不過三回,錄音也都兩三個小時內收工。如果自由是不對完美的精準執著,那在這張Lo-fi曲風濃厚的專輯裡,壞特的確找到了一種舒服的姿態,近乎本能地創作與唱歌。回頭看20歲開始將吉他練上手、嘗試寫歌,她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說心境好像沒有太大改變,「這樣會不會好像沒什麼長進、很不專業的感覺,拍謝餒。」她又隨即補充:「我覺得自己像是身在一個漩渦裡,跟著直覺的流走,還沒找到、清楚自己真正想說的是什麼。」

攝影 / Puzzleman Leung © Shopping Design

「爵士教會我自由,也深知餘裕背後需要很多練習,才能變成彷彿直覺的身體反應。」

後來越來越多人知道——尤其是在金曲獎之後,大家漸漸能將壞特的醫科所學與工作背景,和她為何戴上帽子墨鏡的決定相連。唱著歌的壞特、不必如何才叫完美的壞特,和在醫院裡工作、那個必須精準計較的壞特,必須有個切換的開關。而對於有點怕生、容易焦慮的她而言,帽子墨鏡也給了她安全感。但她可能沒意識到自己說了這句——在好奇她如何適應從房間走到台前唱歌時,她是這樣回答的:「有音樂就自在,上台進入音樂我就好了。」她最真實感覺到自己是音樂人,以及做音樂最快樂的時刻,就是和樂手們一起在台上演出。

同樣的,當被問到希望站上什麼樣的舞台、或做什麼樣的演出時,她回答:「可以唱歌就好了。」不知道未來會怎樣,但記住這些當下的快樂與痛都很美,就像她在〈Santé〉這首歌裡唱的:「Santé let's celebrate/Enjoy the moment/Enjoy the pain」

攝影 / Puzzleman Leung © Shopping Design

黑白方格短袖粗花呢外套.罌粟印花長洋裝
透明邊框方形太陽眼鏡 By GUCCI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7「Art ・未來藝界:您的藝術家已經上線」更多內容請點此試閱

林亞璇 / Shopping Design 編輯
與我聯絡

Art 未來藝界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 追蹤我們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
>>管理我的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