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電子報

【專訪】超美玻璃藝術!好奇心使創作成為可能 :RIMOWA指定合作的韓國玻璃藝術家 Hayne Park

2021/09/15 | | Stanley Kuo

與其他媒材相比,玻璃藝術的進入門檻較高,材質的物理性與工法的危險性之外,玻璃車間設施的運營、維護成本都高,沒有昂貴的大型設備和專業知識,相對較難入手。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7 (Art.)未來藝界:您的藝術家已經上線
**

年輕的韓國藝術家Hayne Park目前就讀首爾大學 Korea National University碩士 ,主修玻璃藝術,有趣的是她的第一件玻璃製作其實與藝術無關,而純粹始於一個「照明」的需要,後來結合創作,進入藝術領域,並同時成立個人玻璃品牌——Gloryhole Light Sales。她的玻璃作品在各種光影中延展,透過純粹的形體,看見別人沒看見的畫面。

圖片提供 / Hayne Park

玻璃藝術的獨特之處,在於其與其他媒材相比,材質的物理質量高、工法具危險性,玻璃車間設施的運營、維護成本都高,沒有昂貴的大型設備和專業知識,相對較難入手,進入門檻相對較高。

為什麼你對玻璃材料如此著迷,你賦予它什麼意義?

我對玻璃材料著迷的第一個原因是它的「不可預測性」。在玻璃吹製的情況下,玻璃處於熔化狀態,對我來說,塑造玻璃更像是「拿出」一個形體而不是雕刻一個形體。讓我著迷的是熱玻璃不會靜止不動,而是在重力作用下不斷移動(通常我無法完全控制它),所以我不知道它最終會變成什麼形狀,往往讓人覺得它有一種獨特的生命力。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我會繼續創造讓人聯想到生活的形狀,並試圖賦予它們生命。除此之外,玻璃的透明度可以非常有效地作為照明材料,當它遇到光時,可以通過透射/反射/混合光。這也是我對玻璃著迷的原因之一。

圖片提供 / Hayne Park
圖片提供 / Hayne Park

「自我」通常在作品中扮演什麼角色?

我可以說我是一個從水中塑造形狀的人。我以一定程度的不可預測性接近它。一旦它開始熔化和改變,我就賦予了它意義。我是將光注入玻璃並設計其外觀的人。

你使用這種材質已經多少年了?如何發現自己適合這種創作形式的?

當我還在Korea National University念Fine Art時,體驗了各種媒材,包括錄像、繪畫、攝影和裝置,玻璃是其中一個學期的項目。我因為畢展想要製作某種燈光,當時我純粹的想要做一個玻璃燈泡,所以我在學校上了製燈技術課,還另外參加玻璃工作坊,辦完展後同時也開始了Gloryhole Light Sales這個品牌。

圖片提供 / Hayne Park

儘管每種技術都不同,但玻璃通常比其他媒介製造來得快。例如玻璃吹製或製燈工作,以我的情況,平均不超過三十分鐘到一小時(然而所有熱玻璃都需要時間慢慢冷卻退火,大約需要24小時)。當玻璃處於熱狀態,一切動作都要很快,正是因為這個特性,即使不加思索地投入工作,也能得到一個玻璃材質的東西,這是它的優點也是缺點,但對我來說,我可以在不控制所有形式的情況下,與材料互動同時完成工作,這一件事實很適合我。

圖片提供 / Hayne Park
圖片提供 / Hayne Park

一開始我對玻璃一無所知,但漸漸地理解了玻璃的特性。玻璃很熱、很重,而且很危險,即使在我就讀的大學,很多學生也沒有選擇玻璃作為他們的主要媒介。儘管如此,它當然還是很有吸引力。

圖片提供 / Hayne Park

可以分享一下你的創作流程嗎?

作品的開端始於從之前作品中產生的好奇心或想法,好奇心始終是使工作成為可能的驅動力,「我弄成這個樣子會怎樣?我想要看看!」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動力。由於輕微的好奇心,下一個作品被創造出來,下一個累積成為越來越廣泛和具體的問題,進而成為一個展覽的項目。

至於實際的工作過程,每種技術都不同,有時繪畫優先,有時會先思考,然後將熔融玻璃收集到熱的預熱管中並吹氣,依照你需要的尺寸,重複這個過程越多,玻璃質量就越大。

圖片提供 / Hayne Park

我用自己想要傳達的感覺來製作,成形後,玻璃被放入退火窯。第二天,玻璃從窯中取出,進行切割、研磨和拋光,稱為冷加工,到此完成生產過程,或最後以矽膠將玻璃相互黏合在一起。這聽起來簡短而簡單,但它需要大量的工具、技能、設施和勞動力。

圖片提供 / Hayne Park

你與RIMOWA合作的作品難度頗高,能否能進一步說明?

我主要使用吹氣,但像RIMOWA行李箱那樣的物件很難用吹氣來表現形狀的細節。因此我首先得到一個繪圖文件,把它切一半,用3D 打印出來,用它製作兩個矽膠模具,然後灌製石膏模型。我在窯中將它們熔化,並開始進行玻璃加工(這稱為 Slumping)。而輪子是用玻璃吹製製成的,把手和護角器是用製燈工作法完成的。當我收到 RIMOWA的佣金報價時,我想在玻璃手提箱裡放一盞燈會很好,讓行李箱的形狀呈現熱玻璃在重力作用下流動的感覺,這一刻彷彿停止了。我認為如果在保持 RIMOWA 的物理特性的同時,在一些細節中揭示我主觀所追求的玻璃特性,那就太好了。

圖片提供 / Hayne Park

從ig上可以看出你特別關心光和玻璃的相互作用,透過光,你感覺或得到什麼?

我開始使用玻璃的原因是為了製造照明,所以光是我的首要興趣。冷卻後的玻璃不會與其他物質混合,有時光線似乎會自行移動,當光線照射到表面並發生振動時,看起來就像是一種屏蔽。當光線照射到玻璃上時,會沿著玻璃的曲率以未指定的線條繪製白色高光,我認為這是一幅光線與玻璃相遇的圖畫。

圖片提供 / Hayne Park
圖片提供 / Hayne Park

你作品中這些不規則形狀背後的故事是什麼?

我認為沒有直角的形狀,是生物所具有的形狀,是玻璃從液態成為固態過程中留下的痕跡。雖然我打算破格做一個標準化的形式,但很難現實。原因是兩個人成對工作是基本(一個人做造型,另一個人協助吹管),但由於我一個人做,很難想出一個規則和正式的造型,這是一個有點悲傷的故事。但獨處也是一件好事,因而我可以靈活地回應我的衝動,並且更好地傾聽靈感。

疫情下的觀察與因應?

吹氣車間是集體活動的場所,因為他們使用與呼吸器官接觸的工具(吹管)。自大流行以來,我們已停止共享和使用管道,有時車間會關閉數週,展覽會推遲,在身邊有朋友的情況下,正在進行的項目會停止。但就目前而言,我們都知道這將繼續下去,我們最好適應靈活。當情況克服了,我想再次去台灣旅行。

圖片提供 / Hayne Park

Hayne Park

韓國玻璃藝術家,同時也是首爾玻璃⁄照明品牌Gloryhole Light Sales創辦人。專注於玻璃的本質以及玻璃與光之間的聯繫,將玻璃視為一種有生命力的材料,相信玻璃和光可以為人類生活奉獻。

IG / gloryhole_light_sales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7 (Art.)未來藝界:您的藝術家已經上線,更多內容請點此試閱

Art 未來藝界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 追蹤我們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
>>管理我的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