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電子報

【專訪】高雄金馬賓館幕後推手邵雅曼:後疫情時代裡的美術館,只有距離沒有藩籬

2021/09/27 | | 陳信方

「疫情讓美術館更近一步思考,它實際呈現在實境展覽裡的意義是什麼。」永添藝術執行長邵雅曼同時身為創業家和藝術家,將日常靈感以多元形式的展演傳遞給大眾。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7(Art.)未來藝界:您的藝術家已經上線

以「反映時代的觀點」來紀念建築根源,並相信藝術為一場「視覺創造」、「地域性」和「建築空間」三者交織的饗宴。這是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ALIEN Art Centre)所闡明的態度,在無法上美術館的這段期間裡,我們更能體會到藝術的珍貴性與稀有性。

金馬賓館是 60 年代赴役金馬的軍人必經之站,在活化整建後轉型為當代美術館,更在 2020 年獲得「孤獨星球」推薦為「高雄首選藝術館」。
圖片提供/永添藝術

一場疫情,讓我們重新去思考人類的局限性與可能性。發現了局限性,看清楚那一條無法踰越的紅線後,我們才能夠靠著集體的努力與智慧,創造出過去沒有思索過的各種可能性。

各種可能性,當然,包括上美術館。「疫情,會讓人思考出遠門的價值。」永添藝術邵雅曼執行長,透過視訊,這種在無法面對面的疫情時代裡的超現實對話,以堅定而溫柔的語氣告訴我們。

「人們還是會走出去,但現在會開始思考『走出去』的價值。」邵雅曼笑著說,原來,疫情讓我們發現,很多事情不用出門就可以完成。換言之,那些需要走出門去做的事,相形之下就變得更重要。「所以,疫情也讓美術館更近一步地去思考一件事,就是,它實際呈現在實境展覽裡的意義是什麼。」

邵雅曼/英國 Newcastle University 藝術碩士。2016 年成立永添藝術,投入經營藝術領域,主導晶英國際行館藝術策畫。並與父親邵永添攜手,將金馬賓館從一座廢墟地標,打造成獲得《孤獨星球旅遊指南》(Lonely Planet)評選為高雄頂尖當代美術館的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ALIEN Art Centre),策畫橫跨歐、美、日、台、香港等地藝術家項目。
圖片提供/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 ALIEN Art Centre

父親是人生的楷模

今年二十八歲的邵雅曼,說起話來溫和有禮、條理分明,有著藝術家的天真浪漫和創業家的實事求是。邵雅曼的父親,是產業跨足建設、飯店、餐飲和藝術文化的御盟集團董事長邵永添。邵永添在邵雅曼出生沒多久後就決定創業,沒有資金的他只能不斷地對外求援,胼手胝足、白手起家。創業過程裡所碰到的大大小小困難,邵雅曼都看在眼裡,是敬佩也是心疼,她說:「爸爸在從商過程中的各種冒險犯難,對我影響非常大,這讓我從小就立志,將來有天可以幫助他。」

邵雅曼強調:「當然,還有一部分是懷抱著感恩的心,報答他對我的栽培與放牛班式的教育。」邵永添對她沒有太多要求和限制,唯一要求的一點「是需要具備獨立思考跟開創性的能力,我需要思考對整個社會有益的事情。」就是這股源自於父親的鼓勵態度,讓邵雅曼後來也決定走上創業之路。

初生之犢不畏虎的藝術創業家

大學唸的是高雄師範大學事業經營學系,畢業後,邵雅曼負笈到英國紐卡斯爾大學攻讀藝術管理,並在 2016 年回台,隨即成立永添藝術,並與御盟集團共同拿下高雄市都發局拿下金馬賓館標案。

興建於 1967 年的金馬賓館,是軍友社興建後轉贈國防部,提供金馬前線國軍離港前、抵港後,和親屬、愛人送別探視的賓館。隨著戰事暫歇,賓館在 1990 年代後期就功成身退。後來,移轉給交通部鐵工局使用,直到 2012 年鐵工局搬遷,金馬賓館從此閒置。 2016 年,高雄市政府想引進民間活力,透過都發局公開招標,由慧眼獨具的邵永添出手取得標案。而剛從英國回來的邵雅曼,也是初生之犢不畏虎,一肩扛起整體規劃與營運,回復金馬賓館當年風華與歷史記憶的同時,也思考創造未來藝術產業的可能。

圖片提供/永添藝術
為重現當年的建築記憶,永添藝術到處尋找台灣已停產的白瓷磚,建置舊時迴廊的風貌。
圖片提供/永添藝術

邵雅曼第一次看到金馬賓館,就印象深刻。她形容,就像是宮崎駿故事裡的天空之城,遺世獨立。「一開始真的覺得,這裡是一個被城市遺忘的廢墟,它在周遭大自然的呼應下真的很美。那種景觀與建築之間的關聯,就算是荒廢了,也掩蓋不了它曾經擁有的故事與情感。」

隨著整地、修建、規劃、構思後重新想像,邵雅曼想要透過一種實驗性方式,務實地實踐藝術產業的一種新樣態,創造一個帶給大家快樂與生命力的地方。要兼具藝術與商業價值的方式,透過歷史的老建築去體現當代文化的軟實力,美術館的概念與輪廓,就逐漸清晰明朗。

後疫情時代更需要美術館

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在 2018 年年底正式營運,邵雅曼把自己對創作的熱情與心力,傾注在美術館的策展與經營上, 一樓以多元型態的藝術實驗為主題,回應當代議題,激盪多元觀點與未來性;二樓以應用藝術為主題,探討藝術家創作初心;三樓以策畫藝術名家展覽為核心,帶領觀眾了解藝術進入歷史的緣起與脈絡。透過發展未來、當代生活與探究歷史的軸線,閱讀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就像在讀一本書,令人讀得津津有味。

邵雅曼〈翡冷翠〉,2020。
圖片提供/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 ALIEN Art Centre
邵雅曼〈到遠方旅行的房間〉,2017。
圖片提供/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 ALIEN Art Centre
觀眾可坐下來,靜靜地欣賞眼前的「海景」。展覽現場《希望:鎌田治朗、卡洛琳.阿萊》。
圖片提供/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 ALIEN Art Centre
蹲下前傾,透過牆面上的孔洞,凝視隱藏於牆中的光景。展覽現場《希望:鎌田治朗、卡洛琳.阿萊》。
圖片提供/金馬賓館當代美術館 ALIEN Art Centre

透過這幾年的實戰,邵雅曼與團隊已經累積相當豐厚的策展經驗。對於接下來的計畫,她認為藝術的體驗性、親近性和多元性,將會因疫情而變得更重要。她說:「未來一年的展覽內容,會以比較活潑的情境式展演,去討論世界不同文化在面對後疫情時代裡的生活方式。」而形式也更包羅萬象,從遊戲、戲劇、裝置、繪畫到表演,更計畫與跟設計師和音樂人合作,把更多日常的靈感用比較親近人心的方式去傳遞給觀者。

最後,我們很好奇,年輕的她如何怡然地遊走在「創業家」與「藝術家」的身份之間。「我睜開眼睛後,其實就帶有這兩種身份在生活著。」邵雅曼想了好一會,給了一個饒富深意的答案。她接著說:「做為一個創業者,某個程度來說就像一個創作者,無論是經營或是創作,其實都是對自我了解的一種延伸。如果不了解自己,我大概也就沒辦法扮演這兩個角色,這也許是一輩子的功課。」

在固有的建築裡,創造出燦爛的美好想像,把經營美術館當作藝術創作般,全心投入,這是邵雅曼一輩子的功課,也是我們走進藝術館想看見的,那份感動。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7(Art.)未來藝界:您的藝術家已經上線,更多內容請點此試閱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加LINE好友

Art 未來藝界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 追蹤我們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
  • Follow Podcast
>>管理我的電子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