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非典型的傳統產業──程昀儀:農人等同書籍作者,我們透過編輯創造被看見的機會

成立九年的掌生榖粒,深信農業是日常生活的根源、農人是最值得被致敬的作者,從分享自身喜愛的稻米出發,時至今日已是一個成熟的生活品牌。雖然販售的是農產品,但獨樹一格的溝通方式早已吸引了一群忠實的消費者,他們總能在不模糊本質的情況下,賦予產品恰如其分的包裝與成熟的設計。邀請掌生榖粒創辦人程昀儀一起來聊聊,藉此了解這個承載各種人生故事的品牌背後思量⋯⋯



掌生穀粒1

SD:掌生榖粒向來擅長表達食材故事,你們如何尋找並企劃一項產品?

昀儀:首先產品會以各種形式及樣貌滲入在我們的生活之中,時機成熟之際就會讓它發生,雖然所有東西都會先到企劃部,可是未必有特定的流程。無論是稻米、茶葉、蜂蜜⋯⋯所有產品必定要讓我們很有感覺,再經由一些討論與觀察,確定它們並非我們太情有獨鍾、會是大眾也喜歡的東西,才會開始進行著手量產事宜。我們所有產品都有它存在的必要性,故事性的溝通語言是我們認為最能傳達生產者心意的方式,也是我們一路以來固守的堅持。


掌生穀粒2


SD:品牌創立至今,如何定位自己的角色?

昀儀:有人認為我們是農產品牌,有人則將我們歸類為文創品牌,但掌生榖粒應該是一個非典型的傳統產業,傳統是美好的。所有產業在這個行動時代都需要新的身分和樣貌,我會說掌生榖粒的運作型態接近一間出版社。農人等同書籍的作者,是最重要的靈魂所在,我們透過編輯與出版,創造他們被看見的機會。致力讓優質的飲食事物和在城市中生活的人密切對話,並提供他們更多追求美好生活的契機,就是這個品牌存在的功能和價值。

SD:能聊聊去年「飯粒厚」展覽的概念與執行收穫嗎?

昀儀:因為之前受邀到北海道參展,嘗到當地好米,發現台日兩地的稻米產地有著諸多共同點,在前端生產到末端料理的過程之中,有太多環節值得好好探究,因而促成這個展覽。去年是品牌成立八週年,我們相信概念清楚的策展絕對有助消費者理解我們對於生活的諸多提案,團隊隊也能得到更多元的觀點。更令我驚喜的是團隊的信心,雖然未必是直接的因果關係,但大家更樂於嘗試各種跨界的邀約或合作。像是落幕不久的台灣文博會,我們和品家家品與舊振南餅店合作「起家」人生劇場聯展,結合彼此產品陳述八段人生不同階段的故事。甚至跨足海外市場都因此成為我們的想像之一。


掌生穀粒4


SD:今年還會有什麼新計畫嗎?

昀儀:推出新品或許是其中一環。挖掘專屬於台灣的好滋味「咖啡」是我們正努力的方向,其實已經有產品在手上,它背後的故事也很精彩,但我們不會操之過急,必須讓所有環節都能說服自己與團隊才會行動。除了既有的全系列產品,許多季節限定、產量少到無法販售的東西都可能在這裡分享。不做餐廳還有一個原因,我們始終希望大家能享受自行料理的樂趣。


掌生穀粒3


SD:經營一個專心處理食材的品牌,妳如何看待飲食趨勢及風潮?

昀儀:我樂見所有與飲食有關的討論。在一連串的食安危機爆發後,大家對於吃進嘴中的東西越來越有「求知」的念頭,這就是品牌出發時期待看到的,只可惜起因令人相當遺憾。我前陣子看到一段文字,將食物形容為隔間──它隔開了歷史、文化與時間,但在各種排列組合的料理當中,沒有改變的是人的味蕾、對於味覺純粹的記憶,還有食材提煉出的美好精神。我認為這和掌生榖粒對於食物的看法十分接近,我們期許自己永遠是守護食之本意的一份子。

本文出自《Shopping Design》85期「幸福的定義:給下一個十年的備忘錄」

圖片提供=掌生穀粒

掌生榖粒創辦人。曾任職記者與廣告公司文案,某次與先生李建德在家鄉台東吃到難忘好米,始改變彼此未來志向,將優質的農產品與農人傳達推向第一線自此變成人生目標。

掌生榖粒創辦人。曾任職記者與廣告公司文案,某次與先生李建德在家鄉台東吃到難忘好米,始改變彼此未來志向,將優質的農產品與農人傳達推向第一線自此變成人生目標。

喜歡這篇文章嗎?與好友分享
VOL.
129
Aug / 2019

我的夏著定番

本期《Shopping Design》在高溫不斷的長長夏季裡,陪你一起穿得更簡單、穿得更少、穿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