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物語】埋伏在廁所裡的老闆娘,與第一間認識的探戈喫茶店

2020/03/13 | | Hally Chen

咖啡物語 01_流浪在店裡面的人們,故事,現象觀察,咖啡哲學,娓娓道來。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2020/ISSUE01「Cafe 嗜啡者

咖啡店這行業在地球上繁盛幾百年不衰,在於擁有多元樣貌,不同風格的愛好者,形成不同的同溫層。

這天中午,我和定居西荻窪十年的 H 君相約在車站見面。H 君和我一樣,同為鍾情「喫茶店」的同溫層。她是台灣女孩,大學畢業後去東京工作就一直待到現在。幾年前因為工作認識,後來才知她也熱愛日本人稱為喫茶店的老派咖啡店。這天她特地排開工作,想以同為喫茶迷和在地住民的身分,介紹幾間愛店給我。

西荻窪位於中央總武線上、在吉祥寺與荻窪兩站之間,當地人簡稱「西荻」(Nishi-Ogi)。這裡不像隔壁的吉祥寺那般熱鬧,除了車站周遭,再走遠一點,多數是安靜的住宅巷弄,不少人喜歡住在此地。我們先去了第一間、開業超過五十年的喫茶店午餐。結束後來到另一間播放爵士樂的民藝風喫茶店。期間 H 君接到來電,台灣(某種魚類名稱)雜誌的主編和攝影師剛結束東京工作,回台灣前想聚聚。於是在H君邀請下加入我們,一群台灣人在咖啡香中聊開。H 君請我把那本隨身相簿拿出來給大家看。相簿裡貼滿了我從九州到北海道,旅行各地喫茶店的照片。我解釋十多年前,如何推開京都那間終年只放探戈音樂的老店,開始了追逐日本老派咖啡店的樂趣。

攝影/Hally Chen

離開這裡,H 君帶我們來到第三間店。特別的是,這不是一間老喫茶店,而是外觀帶有北歐簡潔風格、屬於年輕世代的第三波咖啡店。H 君解釋,該店九年前由一對年輕夫妻開業,店名以一部 1999 年的丹麥電影《JUHA》為名。賣的雖然是精品咖啡,店主夫妻也是喫茶店的鐵粉,各自在東京知名老店工作過。店內陳列不少關於喫茶店的書籍,菜單上還推出「冰淇淋蘇打水」這類被喫茶店稱為「定番」的特色商品。

從早便喝了多杯咖啡,沒多久我便跑廁所。廁所馬桶上方牆面,掛著一幅相框、裝滿店主收藏各地的喫茶店火柴盒。我邊尿尿邊欣賞,就在按下沖水閥的剎那,在一堆火柴盒中看見一個熟悉的店名。「昆帕露西達」! 幾分鐘前我才在話題中聊起,是我第一間認識的探戈喫茶店,店名取自家喻戶曉的探戈舞曲《La cumparsita》,2008 年年邁的老闆娘去了養老院,後繼無人而閉店了。這些年來我旅行日本各地的老喫茶店,起心動念都是因為它。

攝影/Hally Chen

我走出廁所,興奮地跑向桌邊,從背包裡拿出隨身相簿,走到吧檯詢問老闆娘:「我在廁所看見『昆帕露西達』的火柴盒,請問是京都十多年前閉店的那間店嗎?」可能是我這陌生人的問題太沒頭沒尾,老闆娘先是一愣,接著謹慎小聲地回我:「是。」接著我把相簿翻到那間店遞給老闆娘看,告訴她我曾經去過、那間店如何影響我,開啟我這些年來踏訪日本各地的動力。

我是一個沒有宗教,但是有信仰的人。我認為我們在一生中會認識的人、會做的事,都是其來有自。看似再普通的人生,都有註定會影響的人,和要成就的事。這奇妙的緣分,就叫同溫層。見我們在交談,朋友們靠過來想知道發生什麼事。聽我解釋後,大夥一陣驚呼,想來是年邁的老闆娘埋伏在廁所裡等我,要我快把書寫出來吧。半年後,我終於寫完了《喫茶萬歲》。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2020 ISSUE 01「嗜啡者」,風味修煉者、咖啡觀察者、9間咖啡店探索、咖啡館的風格經濟......等更多內容請點此試閱

Hally Chen

長年專事唱片美術設計,熱情攝影與寫作,2009年開始於多本中文雜誌撰寫專欄。專注探索雜貨、美食、文化旅行。目前連載中的雜誌專欄有《好吃》「小吃大餐」,著有《遙遠的冰果室》、《人情咖啡店》。

Café 嗜啡者

往下滑看下一篇文章

追蹤 Shopping Design 美好生活電子報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