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電子報

藝術策展人對談!來聊聊最性感也最感性的「時代精神」這個字 :策展人鄒婷 ╳ 創作者洪詩慧

2021/10/13 | | Stanley Kuo

資訊爆炸,創作工具下放的數位時代裡,潮流改朝換代,誰成就了藝術家面貌?當代藝術光譜中超展開的作品型態、創作者輪廓,哪一種姿態,才是時代精神?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7(Art.)未來藝界:您的藝術家已經上線

對於善於追求物質極致的現代人來說,面對疫情攪局後曖昧未明的新生活,是否也正有意識(或無意識)地尋找另一種解法?如果說藝術是種「暫離一下」的技術,它也許就是我們換個角度、換位思考,每天咀嚼著生活的日常練習—換上另一種觀看的視野。

在資訊爆炸,創作工具下放的數位時代裡,潮流改朝換代,誰成就了藝術家面貌?當代藝術光譜中超展開的作品型態、創作者輪廓,哪一種姿態,才是時代精神?「藝術可以為我們做什麼?」跨界的異質性對話,光譜般展開的意識型態,在現今的社群世界中,素人式創作對比學院理論套路,誰更精彩? 鄒婷、洪詩慧 以藝術方法與脈絡綜觀,各自提煉見解。

攝影 / Hedy Chang © Shopping Design

鄒婷
策展人、研究員、偶爾做做手工的文字工作者,畢業於德國萊比錫藝術學院策展文化研究所,現為該校博士生,居住與生活於柏林/台北。文章散見於《典藏ARTouch.com》、《藝術家》、《CLABO實驗波》等媒體,近期在有章藝術博物館策劃《家物事》特展;參與柏林世界文化之家(Haus der Kulturen der Welt)的文獻研究計畫「The Whole Life: An Archive Project」(2018-2022)

攝影 / Hedy Chang © Shopping Design

洪詩慧
畢業於台灣藝術大學雕塑系、荷蘭阿姆斯特丹Sandberg Instituut 室內建築碩士。曾任自由時報影視藝文中心攝影記者,現任平面攝影、廣告、MV美術場景設計以及商業空間設計。擔任張學友、戴佩妮MV美術指導,周興哲專輯封面美術場景設計。作品包括《小花計劃告五人×吳仲倫》互動雕塑裝置、《工家美術館×顏社營造 頂樓持續加蓋中心》、《家物事》。執導Selfkill 《你往何處去》 MV獲Vimeo Staff pick。

當代美感、在地化尺度的收放拿捏與落地

鄒婷(以下簡稱婷):自台藝大美術學系、北藝大美術創作研究所畢業後,抱持創作的想法,但沒有順利找到與藝術圈接軌的方式,做過品牌和陳列設計,最後回到視覺藝術圈擔任佈展工作,後來因緣際會在柏林看到Anselm Franke策的展 ,他同時也是2012台北雙年展的策展人,在那個時候我覺得自己也許可以做到藝術策展這件事,才決定到德國萊比錫藝術學院繼續唸碩士與博士。

洪詩慧(以下簡稱慧):我念的是台藝大雕塑系,畢業後就從廣告美術助理做起,之後替餐酒館、咖啡廳做室內設計,這與我在荷蘭Sandberg 唸的室內建築碩士一樣,都是在處理空間。之後還曾在報社當攝影,後來在工作室與優秀的創作者一起合作,累積不同的學習曲線,也因為這樣之後能在各類材質空間的應用上,把視覺語言使用得更加精確。

婷 :這次的《家物事》是我第一個大規模的展,會找到阿慧來合作,是因為在自己對藝術空間的想法之外,需要一個不同的視角,而具有藝術創作背景、商業空間、MV視覺空間經驗,她的敏銳足夠可以在第一時間給出吸引觀眾的元素,讓觀眾想要前往。

慧 :雖然這是一個藝術展,但我們蠻注重把商業考量放進去,希望與更多人在視覺上溝通,把偏差值調小。在「客展廳」中,主要容納策展人鄒婷想講的論述——浮洲——也就是這個舊眷村的藝術村落中的展區所在地,但我們刻意將眷村的符號拉開,不讓它落入「講古性質」的既定印象。

攝影 / Hedy Chang © Shopping Design

以前學校教「藝術是什麼?」討論的是藝術本質,而現在會需要思考的是「藝術可以做什麼?」,不再只討論藝術本身,而是與我與你與他們所處環境之間關係的問題。 ——鄒婷

婷 :我跟阿慧有一個共同想法,就是在現在藝術的環境中,會想落地,先接地氣。在當代社會,已經沒有再讓策展人、藝術家有條件覺得自己是曲高和寡的那一位,現在資訊流通的方式、年輕人的生活以及他們經歷的事情,跟以前相差太大,只是漂漂亮亮、遠遠地待在那個位置已經不夠,藝術要走下神壇,走向大眾,成為大眾的一部份,不管是在商業或者學術討論上,我所觀察到的都是同樣趨勢:高高在上英雄式的藝術不再,藝術成為展示多元、為弱勢發聲的媒介。

台北、柏林、阿姆斯特丹:當代文化倍背景落差大?

婷 :柏林這個城市給我的經驗是,「異質性」是藝術環境中很珍貴的一個特質。柏林20%以上是外國人,藝術家很多,也有許多外來創作者,展覽多,伴隨著獨特的party文化,不論展覽、藝廊或學院畢業展,再嚴肅的展結束後也都一定會有after party,基本標配就是酒水和現場DJ,最有趣的是你永遠不會知道跟你聊天的會是誰,有可能是知名藝術家,或者改你論文的教授。

場景_「家物事」的「客⁄展廳」 由鄒婷策劃的「家物事」展覽在有章藝術博物館的九單藝術實踐空間一隅,呈展藝術家的故事以及板橋浮洲的圖像和文獻資料。
圖片提供 / 鄒婷

美術館以外,常有獨特、任性的私人空間展出與主流不同的作品。在各種場所,例如牙醫診所、朋友家裡都很常看到牆上掛著藝術原作,不很貴的幾百歐不等,身邊藝術家朋友的作品也都真的有在流動。

而現在很流行的數位工具ig,德國人反而少用,他們習慣遠離社群媒體,偶爾能在臉書看到人,但大多使用假名。

慧 :荷蘭也一樣,年輕一輩到四十歲以上對臉書尤其排斥,連聯展資訊都要逼才願意po,很多人堅持使用email聯繫邀約。當時我念的Sanberg藝術學院,他們對於所有議題,都全部攤開來,成立正式的討論,包括一群藝術家該不該使用ig、怎麼用,推敲出對這個工具的敏銳度。

場景_「家物事」的「客⁄展廳」
圖片提供 / 鄒婷

藝術的時代精神:走下神壇,走向大眾

婷 :當代社會的知識、工具門檻是下放的,我們很難再用技術或藝術方法去定義誰是素人, 現在用iphone都能拍出藝術電影,所謂「素人」其實更在說明一種創作心態。相對於以往藝術的神聖性,現在的藝術更貼近生活,而「如何抹除藝術跟生活的那一條界線」則是現在的藝術家才會面臨的事,換句話說,「抹除藝術跟生活的那條線」這件事情的方法本身是一種專業——創造出輕鬆的情境,讓人得以進入,進而欣賞藝術。

以前學校教「藝術是什麼?」,而現在比較需要思考的是,「藝術可以做什麼?」更著重與我、與你、與他們所處的環境的關係。例如荷蘭國立博物館啟動的林布蘭《夜巡》修復計畫,特地蓋了一個玻璃屋,現場直播修復過程,讓它變成一個公共事件,讓大眾都可以參與、參與討論,一方面進行大眾藝術教育。

場景_「家物事」的「客⁄展廳」
圖片提供 / 鄒婷

慧 :整個計畫有非常多細節,包括現場配置掃瞄機,從掃描原作的過程、數位建檔的過程也全都公開觀賞。

婷 :過去菁英式、高高在上的藝術一直在調整,變化、轉型,在這個時代最顯著的姿態就是走下神壇,成為傳遞訊息與知識的中介。以前在學校唸藝術史的時候,對一個德文字很有印象,「Zeitgeist(時代精神)」,這個源於18、19世紀的字由Zeit(時間)跟Geist(精神、幽靈)兩個字組成,是用來討論國家或者群體在每個時代裡特有的知識、道德、文化與社會氛圍的共同精神的一個字。

另一方面,在當代的藝術史常常看到以大藝術家們作為敘事的起點,他們像是崇高的英雄模範被提出、被後世崇拜,但我認為現在的時代精神已經不是如此,素人創作、網紅崛起、資訊開放,「英雄」逐漸被取消,現在的時代精神是什麼?又建立在什麼之上?是一個蠻重要的思考點。

藝術是一種身份還是境界:素人、藝術家,設計師

慧 :如果「素人」指的是非正規學院出身,那麼藝術是身份,還是一種境界?「境界」在於如在於如何把意識形態利用訊息偷渡,例如以前原住民可能被霸凌,而現在有一個原住民朋友等同是一件很酷的事,這是意識形態渡化的結果。使用什麼方法,達到怎樣的目的,過程之中,藝術家也好,設計師也好,都在思考「如何送達成果」,設計和藝術我覺得一直都是蠻靠近的事情。

在流行文化中,以打造一個唱跳女伶為例,如何找到觀眾心中的獨特性,各種策略、音樂,以及所衍伸的視覺,彼此交互作用的複雜程度,跟創作者去想一件藝術作品,例如怎麼使用雕塑、錄像或電影等複合媒材來表現,重點都是如何讓觀眾在觀賞其中得到頓悟的效果。

場景_「家物事」的「客⁄展廳」
圖片提供 / 鄒婷

說到素人這個詞,以現在主流的觀點來看反而未必是貶義,訴求跨域的現在,不再確保血統純正,素人歌手、素人女優等均被賦予一種特殊的期待——橫空出現式的、突然竄起的,更像是一種奇蹟般的存在。

婷 :現在藝術家這個身份沒有多麼特別,更像是一個形容詞。相對的,小吃攤老闆、物理學家、農夫等成為很酷的職業,身份的認同定義上逐漸改變,因而我們的對話也跟著更加開放,也不再各自關在既定的職業與內容上討論。

當代藝術沒有那麼崇高,但是藝術要負責。藝術沒有必定要「嚴肅」或是「好玩」,其實都可以,但「都可以」不代表藝術失去它的專業度。「都可以」之後,你還是要能保有你的觀眾,如果今天要做一件「好玩」的藝術創作,就需要你的讓觀眾也覺得好玩,怎樣去建構出這層關係的橋樑反而才是重點。

場景_「家物事」的「客⁄展廳」
圖片提供 / 鄒婷

換位思考:世界潮流下的幽默、性感與尊重

婷 :我觀察到現在全球經常討論的議題:多元文化與性別平等、差異的重要、歷史的改寫與再思考,以及如何去除(西方世界的)「中心」。

慧 :大多數的時候,這個世界上的遊戲規則差不多,講的東西是否夠精準,是不是在對的時候做了對的事,不限媒材,不限國界,能不斷做到這點,就是各行各業的明星藝術家、明星設計師。

婷 :關於成為各行業中明星,有個思考點可以提供,就是在每個時刻我們都可以去挑戰自己,試著做換位思考,今天的觀眾是什麼狀態?他們用怎樣的心情參與使用?看到這個東西可能有什麼想像和反應?我常覺得一件好的藝術要幽默、性感、要尊重,尊重所使用的內容的每一個符號,否則幽默或性感都可能變成一種無心的冒犯。

從前老師輩們選擇媒材,如石雕、木雕、金屬,會維持特定媒材創作者的身份,往極致的工藝方向前進,常常就是一個一輩子的承諾,而網路出現後的世界很不一樣,更多詮釋空間,選擇也變得更多。 ——洪詩慧

慧 :這是不管素不素人,都應該要學習的過程,尊重,就是有沒有做資料、去蹲田野,是否有能力把同理心交付給觀者,讓別人也擁有你的同理心?唯有如此才有辦法優雅、性感地去表達這些幽默,幽默不只是表現叛逆與尖銳而已。

藝術這一樣工具,你去使用它的方式和結果,取決於你與這件工具的關係,以及你對它的態度,這會有很大的差別。就像是女權運動裡面,透過展示身體而拿回權力,這極少的身體覆蓋,如同原子彈的威力,如果不是美國在比基尼島進行核爆的同時,發明者使用這樣微妙的連結來命名,複雜卻淺顯易懂的文化符號去做輸出的溝通,可能不會有這一個全世界共通的名詞。(比基尼泳衣的設計突破當時人們的傳統思想底線,發明者認為其影響力無異於一次核爆,因而以其命名。 )

場景_「家物事」的「客⁄展廳」
圖片提供 / 鄒婷

時至今日,藝術更不絕對

婷 :藝術有一個特殊性,就是它不絕對。藝術家從個人出發,走到公眾,能提供另外一個觀看的方式,這件事聽起來不新,然而從私領域到公領域的轉換,也伴隨著道德上的界線成為模糊,不非黑即白,你無法說這個創作是錯,因為他有私人性在裡面,透過創作讓觀眾看見 ;它也不像電影的虛構性,藝術踏在那一條線上,真實卻非現實,它創造了一個灰色領域,跨越真實和虛構的邊境。

就像這次展覽,很多人問我想要透過做這個展解決什麼問題?可是我自己深知,藝術並不是永遠都有解決問題的能力,但它永遠可以為我們提供另外一種方式去觀看我們所存在的現實,它更像是一個多面體的鏡子,能反應出很多東西,講起來很抽象又難定義,卻是藝術最大的特色。它在我們生活之中穿梭,形塑了這個時代的精神面貌。

本文選自《Shopping Design》雜誌 2021/ISSUE 07(Art.)未來藝界:您的藝術家已經上線,更多內容請點此試閱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相關標籤:
加LINE好友

Art 未來藝界

請往下滑看更多精彩內容
  • 追蹤我們
  • Follow Facebook
  • Follow Instagram
  • Follow Line
  • Follow Youtube
  • Follow Podcast
>>管理我的電子報